斗贴(柳七子斗于风正一帆平)

2020-03-13   发表于 文苑   阅读 8287   回复 1
      【柳七子】 弟之文章振憾我的依然是前半部分,正如爱好所言:文以精短冷峻的语言结合张扬与感喟,清楚地抒发出个人的心志。只是在结合个人心志时的描述不够力度,给人以明明是个小头,你非要给他戴上顶大帽的感觉,怎么着也有点别扭的画面挥之不去。除却成吉思汗,除却公谨当年,就真的找不到挥笔又挥泪的英雄豪杰了么?还有,你归来了,大家都远离,谁来陪你斗贴?谁来陪你喝酒?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所以题目的孤独感又跃然纸上,让我不知道应该是惊喜还是苍凉?

      【风正一帆平】:    哈,先生所言,在下实为钦佩。不过,总觉先生语中似有不足,故略作浅回,不当之处,还有望共同探讨。一,本文为何仅用了两位豪杰?先生没读出其中味来矣。言成吉思汗,实乃那种纵马跃天下的豪迈。言公谨,实乃有着壮志东去不复回,只余赤壁在人间的感叹。再,先生后半语则更没体会到人生的真谛。古语云:寂寞只为在云颠,豪情自在云宵闪。

      【柳七子】:    看了弟回贴,思索了很久,一时语塞,兄本木讷,反应也略为迟钝。正好有一中学生来此,便问他:知道成吉思汗和周瑜公谨吗?答曰:谁不知呀!一个是马背英雄,一个是东吴大将。又问:若作文引用此二人为何?又答曰:无非是仰慕其英雄豪迈嘛。我可不做此二人,一个只知射雕,一个壮志不酬,倒不如诸葛孔明的一把逍遥扇呢!其个中知味,只需一学生便可道破天机。至于后半语,则更简单,自古英雄多寂寞,纵使高处不胜寒。就连仙翁仙女都争着下凡,可想人生真谛当是在人间了。弟的真谛若在云霄,何苦还要遗落人间,何苦与那些凡夫俗子打交道呵?

      【风正一帆平】:    哈,兄之一言让弟不得不首次聚神以作小思。足见兄之所言不无警醒,警醒之余,开窍之思想,突见兄之所言果如停驻在中学水平——孔明扇摇散军心,刘之江山仅二季。如此逍遥,能盖赤壁之战鼓响彻千年的风韵?而兄之后语,则显无大志矣。君临天下,寂寞岂是君的错,只因功高与天齐嘛。

      【柳七子】:    痛快!先与弟喝三杯再议不迟。来来来,为兄先敬你一杯:偏执悠蓝舞成仙,三杯二盏下尘埃。

      【风正一帆平】:    舒畅!三杯深泯,思更缈之。兄备醇酒,怎有不回之礼:酒仙莫道人间醉,枕云眠风胜红尘。三二杯盏凡尘去,伴引龙啸入穹际。

       【柳七子】:花开六月夏有景,果如秋实藤满情。就算枯萎化如尘,也学杜鹃叫开春。

       【风正一帆平】:郎吟清音入红尘,恰遇劲风扫青藤。叶离藤去根自在,不作无志春可深。

       【柳七子】:风打鼓身鼓不响,帆入孤海船自泊。可叹汗青独自写,泡沫风灯夜入黑。

       【风正一帆平】:枫林自有清音在,只缘隔山寺钟声。文以经久响寰宇,何叹刻喧定终身?
  • 回复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