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知青未了情和知音女朋友

2020-09-05   发表于 文学   阅读 7795   回复 10
  人生未了情是做知青。
  初中刚毕业那阵子,常常拿了化学试纸,田头地尾测试:这地是酸性,那地是碱性,像模像样的知青意味。
  未曾想,到了老年也没能做得上知青,久之便积成了未了情。
  当然,我要是真的梦寐以求,去做个知青不难,毕业那年直接卷铺盖回村就得。可我不想那样,只想是没有其它门路了,顺理成章地做个知青。可是此生有些运气,那样子顺理成章的知青总是好梦难圆。想来,我这做知青的决心下得很不够,这个未了情,未了就怨不得别人了。
  回想起来,我几曾差点做成知青。
  差点要做成知青的那一年是上世纪66年。这年我初中毕业。这年我如果不升学就要回去老家做知青。我这个知青叫回乡知青,不是从城里到乡下来的那种正儿八经的知青。不过,终归是个知青。
  那年毕业时很多同学都想上高中。我也想。但家里穷,三年初中读下来已很不易。那年已经做完了升学考试,自以为考得应在孙山之上,因我平时成绩尚可,每每考试,有时名在前茅,有时虽不,但也不会叨陪末座,所以升学应是问题不大。可是学校说,从这年起升学,除开考试还要做推荐选拔。推荐选拔我也心中有数,总之不管从哪条路走,我应该都可以升学。正在踌躇之际,我听到老师说,有中专可以上。家里没钱的同学,上中专是个好选择。因为中专有补助,一月有十来元生活费。这很合我的心意。不料老师又说,中专有好几个,师范、卫校、气象学校等。我一向对天文气象感兴趣,就想报气象学校。而且我们上一届有个女同学叫陈某先的,她就去了成都气象学校,让我一直羡慕。正要报名时,老师又说,还有个石油中专。那会有一支歌很有名,就是我为祖国献石油。加之我对名山大川暗自向往之,石油既在野外,到底与山川亲近,机会自然多多,于是向老师报了石油学校。
  报石油学校的同学,多是家境不怎么好的。我报后还有些犹豫。这时学校工作组组长对我说,石油工人好,待遇高。工作组长是我哥哥学医时的领导。确切地说,是一个卫生所的所长。姓邓,对我哥哥很好,我读小学时,常常去哥哥那里玩,邓所长也就认识了我。
  谁知报了石油学校后,我们班有个姓方的同学反对推荐我,说我不是共青团员,不是又红又专的那种。但是工作组邓组长一言九鼎:他是贫下中农子弟,也是军人弟弟,什么学校都可以优先上。那时我哥哥已当兵好几年了。
  这样我就没能做成知青。
  来到石油学校,一个月有生活补助14.5元,真是不错。谁知后来省里下了文件,要这一年入学的学生都要返回学校闹革命。我的入了高中、卫校、师范和气象学校的同学都回校了。我们也准备回。但学校不让回。我们学校在一处刚刚要开发的油田里,这里百废待兴。油田的指挥长是个大官,听说是个军区的副司令。他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看来发展石油工业还得革命加拼命,并且很快将我们转为工人,参加油田会战。其他返回原校的同学们纷纷向省里报告,要求我们石油学校的同学也回原校。但省里答复:石油学校他们管不着。这个中专我读了几十年,因为一张中专文凭在几十年后才发下来。
  就这样我的知青梦又似海市蜃楼,让我只是一次没啥感觉地远眺。
  没有做成知青,却又与知青结缘。
  就在我工作后第三个年头,我们村里来了许多知青。其中也有我的同学,还有一个与我在初中同一张桌子坐过五个学期。不过她是个好同学,在校几乎年年都是三好生。在我们村落户时,她还参加过地区的积极分子大会。后来她被招工到武汉,在工厂很快就做了干部。只是好景不长,她得了不好的一个病。她生病住院时,我正好读大学,曾多次去看望过她。还有一个是我的学妹,长得还好看。家里想把她说给我做女朋友。但当时有政策,不能和知青谈对象。
  又过了两年,我的一位亲戚在县城做工,住在一户居民家里。这家有个女儿落户在我们临村,她妈妈让我亲戚一定帮忙做媒,虽说是政策不让,但她说,我的女儿我做主。这样我便有了一个知青女朋友。
  见到那女孩是在一个夏天。那个夏天我的母亲生病,我回家去看望母亲。那天刚好是一场暴雨后的第二天,村子四周白花花一片,我光了脚在淌水时,遇到一群人正在排积水。亲戚介绍的那个女孩也在里面,而我手上正好提了她妈给她带的东西,这样的认识有点戏剧。后来我们就来而往之了。她家住县城,每次我回家探亲与返回油田,都要去她家一次。这样与她的来往算得热络。一次晚饭后,她带我去她家附近的一座自然成型的公园里玩。在一座桥上,她挽了我的手在她胸前,说:“这桥叫知音桥,今天你摸我了,你就是我的知音了。”原来知音这么简单!她又说:“我是第一回谈恋爱,你是我的的初恋。”听起来让人有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欲望。
  回单位后,我们钻井队正在一处乡下打井。有一天天在擦黑,我正上班,一位钻工来井场告诉我:你的女朋友来了。
  正是她。她从我们老家步行来的。走了两天,没有车坐,全是走的。我很感动,带她去钻井队附近的镇上吃好吃的,也买了东西,玩到夜深才回来。回来的路上,她让我抱她,也让我亲她。我抱了但没有亲。我还有些传统,没有结婚,不能亲人家的。
  后来她招工去了武汉,她妈后悔了,说我们油田在野外,不好。她妈要找个大城市的乘龙快婿,而不是我这样没甚出息的石油工人。而她也有些犹豫不决。见此我便主动提出中断这层关系。
  分手的那天是个冬日,从油田去时我是斗志昂扬,虽说是朔风如刀,但也下定决心地在那大卡车上一路站立五六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见面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多少情况,但她的年轻的师傅那份热情有些让我不太适应,弄罢一桌丰盛的酒席招待我。酒是一滴未沾饭也未吃几口便被安排和她去了剧场。演的是《白毛女》,不过我是一个人影没记住便要求与她出去谈谈。
  出剧院去滨江公园没几步路,她要走去说是可以在路上谈一谈,而我偏要坐公交去,也就坐了一站。在公园里她说只是她妈要她与我分手,其实她不愿意,说我是她的初恋,人也不滑头,她想找个靠得住的。其实在见她之前,她的哥哥也已向我下了最后的通谍,说我破坏了政策,罪该万死才是我的下场。她说我哥那人不清白的,你不是不知道。这我当然知道,他的邻家的小孩子当着TMD(原本是“汉字”,但某媒体却通不过,说这是骂人的。一想也是,平日我也常常汉字。于是改成现在这模样TMD。但这样一改,读来有些别扭。所以在括号里又加这么些废话)。面喊过那儿子好几回二百五了。不过这已经很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本来就是想来了断这份情感的,与其成天担心鸭子飞了,不如早早地放了鸭子还心宁。于是就说,听你妈的你哥的。我可是不想罪该万死的。就这般我们在那个冰冷的冬天和那个江风刺刺的公园里,一片裁纸刀将一张无字的纸决绝地分作两半。
  不几年我上大学又来到她所在的城市读书。她不知从何处得到我的地址,给我去了很长一封信,责怪我未能坚持住。她是爱我的,只要我稍稍坚持一下,她就可以顶住她妈的压力了。信中有不尽的懊悔与追思。
  我看了也没有太多感觉,不过我还是去看了她,和我的大学同学C一块去的。这多少让她聊以得慰。
  还是说我的知青梦。
  即便工作了几年后,我还是有希望成为知青的。那时我已经从钻井队调入了机关。我的一位朋友又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他在介绍之前说,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她好看得像天仙一样,搞不好就是牛郎的小姨妹。
  见面是在一个本家大姐家里,时间是夜晚。乍见到她,我也疑是仙姑落九天,心想她不是嫁给董永了么?
  与她谈了些什么,我是记不住了。只记得她说,很满意我,但有一个条件:要么把她弄到油田去,要么回家来与她一起种地,她不想夫妻两地。前者我没那个能力,弄一个人去油田很不易,回来陪她倒是力所能及。于是我先向父亲提出,要回家来种地。父亲说可以,我们家祖祖辈辈都种地。接着与生产队长新发叔说明,因要新发叔开证明——回乡做知青也不能随随便便的。不料新发叔反对得像泰山石敢当:人家要出去不得,你倒要回来,哪块骨头长反了?我说是女朋友要求的。新发更生气:没出息!自古英雄不屑儿女情。
  漂亮的女朋友见我不能回来,就答应了别人。她们生产队队长的儿子追她好久了。
  许多年后见到这位女朋友。她说,当时要我回乡,是因为知道,即便我回了乡也会在当地政府工作的。我说怎么见得。她说你这人有股子上进心,农村肯定圈不住你。而如果我没权把她弄进油田,她和我只得分居了。她不喜欢这样。不过她也还好,虽然丈夫一生是混过来的,但儿子却上了大学很有出息。
  就是这样,我的知青梦又一次是水中月镜中花一般给了我一个影子。
  而今更是做不成知青了。我的知音女朋友早已嫁做他人妇,至今消息全无。知青这一词也成了古话。当然在农村回乡知青还是有的,只不过很少有人这么叫了。话说回来,现在即便有回乡知青,我也做不成了。已经是两鬓如霜了,回了乡也不能叫做知青了,且又无有知老一说。看来,这辈子我的知青情结是解不了的了。
  • 回复1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黄家咀 最后回复于 2020-09-07

粉丝 952

2020-09-05

粉丝 952

2020-09-05

粉丝 24

2020-09-05
:人老了,回忆一些遗憾。
2020-09-06

粉丝 27

2020-09-06

粉丝 1057

2020-09-06

粉丝 129

2020-09-06

粉丝 98

2020-09-06
:说得太对了。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
2020-09-07

粉丝 952

2020-09-07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