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杂弹:最弱者的救命稻草

06-24 09:56   发表于 文苑   阅读 4946   回复 1
少年为什么要得到特别的保护,应该可以提出很多理由,但被最普遍认可的应该有两种:“弱者说”与“心智不成熟说”。

自然成长的规律决定了少年从体格、认知与经验上在平均水准上低于成年人。这使少年在面对成年人的时候 ,处于一种相对劣势。作为弱者,要得到保护,作为指向未来世界的发展推动力的弱者更要得到保护,而作为正位于世界舞台正中央的成年人们的子女,成年人在规则上也允许给予少年这种保护。

少年心智上的不健全,使它成为法律上的无完全行为能力者,一个不能完全对自己负责的人,也不能完全承担责任的惩罚。现代社会不是将一个行为严重程度作为惩罚的唯一标准,还将这种惩罚与行为主体深深联系起来。且这种联系是以普适的,而非就事论事的方式来实现的。法律上认定的少年行为能力等同于精神病人。

抛开成人世界,来到校园这个少年世界。在少年中间,那种成年人与少年人之间的力量不平衡关系消失了,少年人中会重新分化出自己的强者与弱者。那么,当少年中的一方以一种在成人世界认定的残忍的方式对待周围同龄人时,它是以强者的形象出现的,弱者的身份对于施暴者是不再适用的。因此 ,对少年中施暴者的保护,是给强者的特权。即使弱者这个论据失效了,不成立了,那心智不成熟这个铁律呢?

我们且承认这种现代意义上的心智不成熟在法理意义上的效力,但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少年在日常中表现出典型的侵犯性,能以心智不成熟为由来对其加以无限纵容吗?如果可以,那些周边的弱势少年他们作为社会最弱者该不该被保护?施暴者得到的保护大于对受害者的救济,是在鼓励少年向善吗?既然我们承认“心智不成熟说”,就要考虑下述几个方面的问题,这种扭曲会对很多好苗子造成扭曲影响吗?为了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为了一颗树放弃整片森林真的符合良善精神吗?

从不敢到不能,再到不想,“不敢”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因此对良善规则的畏惧必须被建立起来。不然真正该被保护的少年永远得不到保护。就像有攻击性的精神病人要强制执行封闭性治疗,那些少年中的侵犯型人格者也应该要被置入专门的学校,必须让这帮“强者们”单独在一起。不然,把精神病人训练成杀手,岂不是无敌于天下!然而,那些少年“强者”往往也处于世袭强者的地位,站在前面的那些老子老娘们会答应吗?这是关键所在。

从来是,强者最不需要法律,弱者却少不了。这根救命稻草得紧紧抓住啊!
  • 回复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04

06-24 19:39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