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说

07-09 19:53   发表于 文苑   阅读 3226   回复 0
凤说
甲骨文不吝划笔,细琢凤的华丽。甲骨凤字,贵冠光芒举起,灵身色彩舞动,将近天宇,风翔四方,鸿之浩大,雀之娇艳,美轮美奂凤与凰。凤,龙一样的亘古被造,地上千言万语,从希伯来文到希腊神话,从阿拉伯传说到远东诸多语族,凤之神话与传说不绝于耳,“凤鸟见,天下大安宁”。凤-尼克斯(Phoenix),相声同音,众口一词,其名出自太古。龙凤呈祥、阴阳和谐,乃华夏民族风水定律的沉淀承袭,是人类文明同根共脉的字证。
世界丰富悠久的凤凰传奇,当以希伯来传说为系列神话之原始。起初在伊甸园,名蜜可母(Milcham)或火儿(Hol)的鸟与亚当、夏娃共栖。夏娃经不住蛇的引诱食了善恶树上不可吃的果,又把果子给丈夫吃,给园中各类动物吃,终自食其果,唯蜜可母不吃那果,也不承受必死的因果。造物主嘉奖蜜可母的忠驯,许它千年轮回的重生本能。人,本应服从初始契约,不该背信违约。自人祖亚当、夏娃犯罪,世间的善恶纷争开启,蛇的狡猾被邪恶利用,世人因此憎之畏之;大鱼和飞鸟被人为臆想,予以神化,这是龙风传说的源头。向善者,与天看齐,赋予星云万象和飞禽走兽超自然的幻想,故有嫦娥奔月、龙飞凤舞之佳美传奇;从恶者,画地为牢,荼毒劳苦担当和世上生灵该死尽死的定规,妄生救赎无门、因果报应之伪造哲学。史载“到挪亚六百零一岁,二月二十七日,地都干了。挪亚和他的妻子、儿子、儿妇都出了船。一切走兽、昆虫、飞鸟和地上所有的动物,各从其类,也都出了方舟。挪亚筑一座坛,拿各类洁净的牲畜、飞鸟献在坛上为燔祭。”洪荒洗礼,船中保命,挪亚和家人脚足归地后没有饱食庆生,首先向造物主献上馨香的燔祭,心念再生之恩。如洪水前的献祭一样,上好的牺牲当为中东地区常见的厚尾羊和长颈鹭。祭祀始于上古始祖,亚当的儿子们该隐、亚伯曾拿地产和头羊作供物奉献耶和华。献祭是悔罪思过的象征,牺牲是替罪救赎的预表,燔火是生生不息的瑞兆。
火鸟蜜可母在古苏美尔文明中广泛信传,远古东方智者约伯写道:“我必死在家中(原文鸟窝),如火儿一般;但必增添我的日子,多如尘沙”,这是古人对长命百岁的盼望,如凤凰涅槃般地向往。
近东两河流域苏美尔人的近邻埃及王国是意象创造的后起之秀,名为贝努(Bennu,朱鹭)的红色棕榈鸟化作善恶之争、生死博弈的赢家,封神称袛,与赫里奥波里斯城供奉的太阳神安拉(Ra)和冥王奥西里斯(Osiris)诸神等同崇拜。出神入化的贝努杂糅着雄鹰的精灵和孔雀的艳丽,蓝宝石的双眼、紫红黄彩色羽体,威武斑斓,璀璨夺目。古埃及神话中,贝努享五百年轮回,代表阳光、江河与富足,象征创造、高贵和重生。每当死亡来临,贝努煽动丰羽,火焰从垒筑的没药香巢中燃起。浴火重生,新生的神鸟拥有更强体能,把柴灰炼成一颗香蛋,携蛋太阳城神坛飞去,最后歇落在坛顶的奔奔石上。聪明的埃及先人们创意了凤凰重生的美好,引来天下世人羡慕效法,偶有效而不法的害人巫术,如长生不老的炼丹术,及遗留在西、南亚地区的走火术。
公元前第一千禧,世界经历了形同凤凰涅槃似的社会变化。苏美尔、古埃及、华夏-商、印度哈拉帕、亚述、赫梯、迦南诸多远古文明,原始体能耗尽,荣光褪失;以色列、周-秦、新巴比伦、波斯、马其顿、希腊、罗马众多后起帝国,踩踏旧王国的废墟冉冉兴起。公元前五世纪,爱琴海沿岸的古希腊首次亮闪西半球文明灯塔,城邦、神话演绎往昔近东、远东经历过的人文繁荣。古希腊著名史学家,历史之父希罗多德(Herodotus)翻出尼罗河上的贝努传说,取神鸟红色本底,冠以“凤”之称。希氏首次创造性地把王国兴衰、朝代更替的历史规律作比凤凰涅槃。其实,凤的名早已存在,早在公元前1500年,生活在小亚细亚狭长地带(今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北部)的迦南人因专门制造紫色染料名扬地中海大湾区,古希腊人仰慕地把迦南城邦称作凤之国(腓尼基,古希腊语Phoenicia意为紫红)。火红美妙的腓尼基族,是匠人、商人,其手工矿冶产品包括染料、丝绸、香柏木、羊皮纸、贵金属、橄榄油、黑铁和玻璃,稀世商品顺利打通了去往希腊以西的贸易通道,实为丝绸之路的古老范本;腓尼基又是海人、文人,驾驭特制的长形木船航游地中海,驶出直布罗陀海峡,沿行大西洋西岸到达非洲好望角;他们潜入深海获取各种海蚌,制成紫色和其它原色染料。腓尼基人在古埃及象形文字和古希伯来方块字母基础上,开发出一套简单实用的22字母书写体系,称作前迦南文,西方语言文字全盘复制迦南文的拼音体系,现代语音学(phonetics)词出腓尼基。腓尼基人的比布鲁斯城邦(Byblos)为当时东西方羊皮纸集散地,比布鲁斯本是书籍(Book)、圣经(Bible)两字的词源。处在远古河流文明衰退期,腓尼基向西边的蛮夷邦国传播先进人文,推动古希腊、古罗马文明的形成与崛起。
腓尼基以邻为友,以色列首领摩西及后继者领全体族民逃出埃及,破衣烂衫地走到应许地迦南时,腓尼基人供应金线,及蓝色、紫色、朱红色的线和细麻,制作衣裳、礼服、外袍、杂色的内袍、胸牌、冠冕和腰带,让一穷二白的以色列人再现耶和华的神圣庄严。以色列王国成立后,推罗国可谓铁杆邦邻,二代君王所罗门新建耶路撒冷圣殿时,给父亲大卫王的好友推罗王希兰写信,求他差遣仆人从黎巴嫩砍伐许多香柏木、松木、檀香木运到以色列,承诺以打好的小麦二万歌珥、大麦二万歌珥、酒二万吧特和油二万吧特作交换;推罗王安排一位巧匠,就是善用金、银、铜、铁和紫色、朱红色、蓝色染料,并精于雕刻之工的巧匠,来以色列与本国工匠一同造殿。这位能工巧匠名户兰,圣殿工程浩大,宏伟壮观,令以色列国威风雄起,腓尼基人功不可没。史载“所罗门王在以东地红海边,靠近以禄的以旬、迦别城造船。希兰差遣他的仆人,就是熟悉泛海的船家,与所罗门的仆人一同坐船航海。”
腓尼基人是迦南人,迦南人是迦南的后人。史载洪水过后,“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喊俩兄弟。哥哥闪和雅弗,拿衣服搭在肩上,倒走进屋给父亲盖身。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作的事,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哥哥们作奴仆的奴仆。”这是一件汗颜丑事,似乎是三太子含惹的祸,因他见父亲光着身子在里面,就去外边喊二位兄长。俩哥哥连忙替老爷子盖身,特意背脸不视,比较之,含为不孝之子。挪亚以咒诅含的儿子迦南来惩罚其过犯,怎见得,干犯家规者乃烈性者,含子迦南及其后人都是时代英雄,创造了世人瞩目的各种文明,诸如狩猎、训养、农耕、建筑、冶炼、纺织、药医、术数、文字、书写和商贸技巧等。
最后的迦南土著腓尼基族见于迦太基(今北非突尼斯)。公元前146年即第三次布匿战争第三年,退居此地的布匿人(罗马人称呼腓尼基人)与罗马侵略军生死抗争。敌军破城后,誓言灭绝种族,血洗迦太基,通天大火烧了十七日,留下三尺灰烬。罗马人又煞有介事地铲开厚厚灰烬,撒盐在地面,咒诅迦太基不得再生,此番白色恐怖被罗马军队视为腓尼基抗战先烈汉力拔将军(247-182 BC)的终极报应。自此,史诗般英雄民族腓尼基消失殆尽,唯留凤凰美名在世间。
  • 回复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