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叫岳口

发表于 2018-10-09    阅读6044  文学


我的故乡叫岳口作者:廖承志(笔名:阿Q) 【备注:本文作者生于80年末,天门市岳口人,自2008年离开岳口求学、工作,曾在广东省广州市从事水利工程设计工作;2013年初至今,在四川省成都市从事水利工程设计工作。目前客居成都。今年是我离开岳口求学、工作的第10年,仅以此文怀念我的故乡——岳口镇。】 每年,我都要回三四次岳口,看一看这个位于江汉平原腹地、毗邻汉江的经济重镇。总想在那里找寻一下旧时的足迹,回味一下小学、初中、高中时代的记忆,想一想那些人,那些事,那些一去不复返的光阴…… 这里是我的故乡——隶属于湖北省天门市、素有“小汉口”之称的岳口镇。其位置处在天门、仙桃、潜江三个省直管市中心城区的连线中央,是天门市最大的下辖镇、天门城区(中心城区、岳口城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天门市唯一的“全国文明镇”,也是天南的政治、商贸、文化中心。 我的家位于岳口镇西北方向的天竺寺村,距离岳口镇仅8km。小学时代对岳口的印象仅仅是从长辈口中得出的,说岳口这个名字的来由是因为古时候有一个名叫岳飞的大将军屯兵于此,故称此地为“岳家口”,简称“岳口”。对于我们只有几岁的小孩子而言,根本不知道岳飞是什么,那时候对岳口的感觉仅仅局限于人多、车多、楼高、屋密。我还清楚的记得李家湾路的口子上,那几栋六七层高的住宅楼,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群建筑物应该是光芒四射的,住在里面的人也感受过城镇人与农村人的区别吧。每一次跟随父母去岳口,我都要仰望一下那几栋高楼,觉得这里就是城镇与农村的分界线。然而,几十年过去了,这群建筑物依然还矗立在那里,只是尽显凌乱与凄凉,旁边曾经清澈的湖区全部用垃圾填成了宅基地,这块风水宝地也失去了曾经的光芒。 李家湾路中段曾经有一个武校——岳口精武学校,它昔日的辉煌绝对不是吹嘘!在上世纪末前后,岳口精武学校的招生范围涵盖了天门、仙桃、潜江、汉川、荆州、荆门等地,它的生源绝对可以和岳口镇上的两所教授文化课程的中学(岳口初级中学、天南初级中学)相比较。在那个网络未普及、广告宣传不盛行的年代,岳口精武学校招生广告占据了岳口电视台、天门电视台近一半的版块。伴随着屠洪刚的两首《霸王别姬》、《精忠报国》以及解说员的“生是精武人,死是精武魂;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等解说词,在总教练肖水波的带领下,全校学生迈着整齐的步伐开始了演练秀,岳口精武学校的招生宣传广告也正式在各地方电视台拉开序幕。而我的爸爸妈妈重文轻武,使得我没有机会亲身去体会武校的精髓以及各路江湖大侠的风采,不然现在的我应该是武林新秀,而不仅仅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水利工程设计工作者了。我只是在精武学校的招生广告片上看到过一个小学同班同学的表演,直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解说员说道:“这是来自天竺寺村的一名小将,他的名字叫何成真,他表演的是……”。【注:本段略带调侃、夸张手法进行了叙述。其实我压根就不喜欢这个精武学校,因为以前每次在家看电视剧看到一半,都要被插播的精武学校招生广告打断,感觉这个武校就是浪费青少年学习时间,以习武为名捞钱。】 从李家湾路直走,第一条街叫做跃进路。印象中的跃进路二十多年来变化不大,道路两侧卖菜的摊位还在,卖火烧粑的摊位也还在,不知道老板还是不是原来的老板,反正火烧粑倒是一年比一年小了。跃进路往东走算是岳口镇的家具街了,早在二十多年前,这条街就盛行家具买卖,街道上也零散分布着几家餐馆。在那个年代,上街是很少在外面吃饭的,除非是耽搁太久饿的受不了才会找个馆子填一下肚子。那时候吃饭不像现在动不动就是点菜、炒菜、干锅等,随便一顿饭就要花费好几百。我们管吃饭的馆子叫做“一元饱”,就是成年人在那里吃饭每人一元,小孩只需要五毛钱,桌上摆放着很多各式各样的菜,每个菜碗上都放着一双公用筷子,吃饭时夹菜就用公用筷子夹到自己碗里。现在镇上应该很少看见这种吃饭模式了,生活条件改善了,年轻人都喜欢讲究,觉得那样不太卫生。16年前,爸爸妈妈带着我在这条街买过一张绷子床,那是读小学六年级的五月份,我记得那天遇见一位远房亲戚,那位阿姨还买了一只雪糕给我吃;14年前,爸爸妈妈带着我和表弟在这条街买过一张席梦思床,那是读初中二年级的暑假,我们中午在跃进路“一元饱”吃饭时,因为表弟饭量大,吃到最后饭店老板都把米饭藏起来了。 要说到岳口镇的辉煌,那就必须提到解放大道了。解放大道全长仅2.2km,却贯穿整个岳口镇的经济枢纽中心。其东北方向与213省道天门市区方向相连,西南方向止于汉江(我们当地人都喜欢称之为“襄河”)边上的沿江路。道路两侧分布着天门交警支队岳口中队、岳口广播电视台、岳口建材城、天南中学、烟草局、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各大酒店、各类品牌摩托车、电瓶车销售店、天门市第二人民医院、税务局、中百超市、中医院、风华商贸城、农商银行、溜冰场、岳口初级中学、岳口电影院等。现在的岳口镇中心位于解放大道与建设大道的十字路口范围,这里也是人流量、商业区最多的地方,特别是春节期间,这里的人流量更是达到巅峰,车水马龙,城镇基建设施滞后已经逐渐制约小镇的经济发展了。听父辈讲,以前的镇中心、最热闹的是沿江路那一块,因为电影院在那里,加上临近汉江、货运、码头、茶馆等,其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在水运发达时期,全国绝大部分省份的商人都曾在此驻足经营,商会曾经有50多个,比较著名的有徽商、晋商、陕西、湖南等商会。而岳口的商品,也曾远销英国、俄罗斯等国。这不仅让我联想到了唐代著名诗人皮日休途径此地时看到当地商业的繁华盛景而写下的一句诗:“行樯约物价,岸柳牵人裾”,可见岳口镇的商业是从古至今就有了。而岳口镇名字的来由,最开始是因为这位大文豪的这句诗而取名“约价口”,到了南宋时期,由于名将岳飞屯兵于此,故而将“约价口”改称“岳家口”,简称“岳口”。 岳口的解放大道见证了岳口镇这些年经济发展的飞跃!现在的中百超市所在地,是以前广客隆超市所在地,也是岳口镇的第一家超市。广客隆超市是2003年正式开业的,它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岳口人民各类生活日用品的交易方式。我清楚的记得,上初中实行的是全封闭式的住校生活,每个星期住校5天,周日下午进校后只有周五下午放假才可以出校回家。所以我每次进校之前都要去广客隆超市买5袋好当家方便面,因为广客隆超市的方便面是4毛钱一袋,学校里面卖的5毛钱。那个时候的5毛钱,可能在内心的份量要比现在的5块钱、10块钱多得多吧。我记得刚上初中那会,每个星期爸爸给的5块钱零花钱,我最对的时候一周只用5毛钱,而这5毛钱仅仅是因为周日下午到了学校食堂不开伙,下了晚自习买的5毛钱一碗的泡面钱。15年后的今天,我仍然清楚的记得带我们初一、初二那名略有脾气、代课幽默搞笑的黄姓英语老师的一句经典台词:“一金发美女走进了广客隆,售货员热情的迎了上来,Can I help you?”。 岳口的风华商城,是我们孩提时代非常向往的购物一条街,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衣服、裤子、鞋子等商品。在靠近解放大道与建设大道十字路口边的第三家摊位,是小时候爸爸妈妈经常带着我和哥哥买衣服的地方,小的时候每次一进去,老板娘都会热情的迎上来,用专有的岳口话给我们一家人打招呼:“恁那们来了”(天门方言,字面意思是“您来了、欢迎您来”)。那个时候,这个摊位的老板和老板娘应该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吧,比我的爸爸妈妈稍微年轻一点。然而,二十多年多去了,风华商城好多摊位都转手或改做其他商铺了,唯独这家摊位的老板和老板娘还认真经营着那家店。我每次从那里经过,都会习惯性的望一眼那家店。他们已经不再认识我,但是我还记得他们。岁月无痕,青春不在,曾经二十多岁的两口子即将迈向五十岁的关口,他们老了,我的爸爸妈妈也老了很多! 风华商城末端有一条街叫做“瞎子街”,名字的由来我已经无从考证了。最后一次在那条街买的衣服是一件棉袄,是上小学六年级时的冬天,妈妈带着我和哥哥去买的。我清楚的记得,我的那件棉袄是军绿色,哥哥的那件是纯黑色。哥哥比我大两岁,但这两件衣服大小是一样的。因为那个年代难得买一件新衣服,而一件衣服都要穿好几年,小孩子个子长得快,所以家长给小孩买衣服都要稍微买大一点。在那个年代,我们不晓得什么是品牌效益,也不追求衣服穿在身上好不好看,只要穿着暖和就已经很开心了。二十多年前买衣服这个概念不像现在这样随意,没有任何刺激感。而对于经济条件比较普通的家庭,家长只有在春节前才舍得给小孩和自己买一件新衣服准备过年。不像现在的小孩,从出生起,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叔叔阿姨一年四季都在不停的买买买,好多衣服、裤子、鞋子甚至买了却一次也没穿过。但是我的那件棉袄,我从小学六年级的冬天一直穿到初三的冬天才稍微合身。以至于近几年,当我也成了家,和老婆一起抱着小孩给爸爸妈妈买东西时,每次经过那条“瞎子街”,我都会跟妈妈开玩笑的说:“妈,我小的时候你给我买的那件军绿色的棉袄我从小学穿到初中毕业才稍微合身……”。我妈也会呵呵呵的笑出声来,然后用很地道的天门话“骂”我是“狗子记得七天路”,我也会跟着她呵呵呵的笑出声来! 风华商城里面的溜冰场,是那个年代年轻人的聚集地和娱乐场所!它的影响力和现在的电玩城、电影院差不多。在溜冰场,最拉风的造型莫过于穿着一件长风衣,把衣服扣子解开,然后穿着溜冰鞋在场地内飞驰,哪里有美女就往哪里串,哪儿菜鸟多就往哪里秀,以显摆一下自己威武雄壮的造型和高超的溜冰技术。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只有十岁左右,这种造型肯定不是我所能驾驭的,我也没有进去溜冰。这些都是跟着我的表哥表姐去溜冰场玩的时候,站在围栏外观看那些不认识的“扛把子”溜冰的感悟罢了。事实上,我不会溜冰,也不敢学,因为我内心早已埋下了阴影!我记得有一年寒假过去玩,表哥穿着一双溜冰鞋在家里跑来跑去,技术精湛,动作潇洒。我被深深的吸引了,然后试着穿上溜冰鞋,还没站起来就从一个六级的台阶上冲了下去,站起来时我都还在笑,可以摔的实在是太疼了,以至于我笑着笑着大哭起来了,再也不敢玩溜冰了。在那个年代,溜冰只要两块钱,只要不出围栏,随便玩多久都行;风华商城里面的猪油饼子5毛钱可以买3个;一碗热干面一块钱……然而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两块钱在岳口镇仅仅可以买到一小瓶农夫山泉解解渴,吃顿饭需要好几百,休闲娱乐玩的地方好几千。 余生也晚,没有见到岳口镇水道辉煌时期,更没有看到沿江路往日的热闹繁荣。但是我是一名水利工程设计工作者,所以酷爱研究各个地区的水系状况,特别是2016年夏天,天门市遭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洪灾,更加加重了我要了解天门市水系情况的决心。这些年,虽然一直在省外工作,但是我还是会牵挂着生我养我的地方,研究它的水系情况。 汉江是长江最长的一级支流,它发源于陕西省西南部秦岭与米仓山之间的宁强县冢山。向东南穿越秦巴山地,流经陕南和鄂西北丹江水库,出水库后继续向东南流,过襄樊,在武汉市汇入长江,全长1532公里,流域面积15.1万平方公里。而岳口镇位于汉江流域下游,距离长江、汉江交汇口(武汉市汉口龙王庙)仅190km。汉江至丹江口以上,河道狭窄,山荒人稀,集市形成不了气候。马良以下,以至沙洋,水道渐宽,到了江汉平原的腹地,就只有岳口镇独占鳌头了。岳口而下,已近武汉,小镇的重要性就被武汉的繁华取代。由此可见岳口在这条黄金水道上的重要性非同一般,也称得上是这条黄金水道上最璀璨夺目的明珠,璀璨到没有之一,只有唯一。于是,我开始遐想,在以前水运发达时期,这里的码头、商贾、茶楼……这些我们作为80后不曾见过的盛景,应该和现今那些电视剧、电影里描绘的景象不相伯仲吧。 每次回湖北老家,我都会抽出时间到岳口街上转一转,看一看有着一千多年历史文化的小镇,看一看街道上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岳口人,看一看这个小镇一点点的变化——哪里新开了一家超市,哪里新开了一家购物广场,哪里新开了一家美味绝伦的餐饮店。时间似乎在回放,那个曾经被爸爸妈妈牵着手逛岳口街道的小男孩又回来了,只是,街道更宽了,街道两边的商店也多了,而爸爸妈妈老了,小男孩长大了,他开始带着爸爸妈妈逛街,就像当初爸爸妈妈带着他逛街一样,充满着温馨和笑容……阿Q作于2018年5月10日(成都).
  • 回复23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4

2018-10-26

粉丝 6

2018-10-16

粉丝 5

2018-10-15

粉丝 4

2018-10-15

粉丝 2

2018-10-13

粉丝 2

2018-10-12

粉丝 3

2018-10-11

粉丝 2

2018-10-11

粉丝 4

2018-10-11

粉丝 2

2018-10-10

粉丝 4

2018-10-10

粉丝 4

2018-10-09

粉丝 1

2018-10-09

粉丝 1

2018-10-09

粉丝 2

2018-10-09

粉丝 6

2018-10-09

粉丝 3

2018-10-09

粉丝 7

2018-10-09

粉丝 3

2018-10-09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