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截河的记忆》和踩哲西先生的回复有感

2019-05-14   发表于 灌水   阅读 1.2万   回复 6
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去过截河,在记忆中,小镇很安静,一条旧时的小街,一家杂货铺,青石板路........。归途中和同伴谈到“截河的荞粑”为什么吃了失悔,不吃也失悔?不知其中含义。细读《截河的记忆》字里行间充满对亲人和故土的眷念,情景交融感人至深。没有浮华,没有修饰,朴实真挚,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文章了。
踩哲西先生的介绍也很直白,照片看了使我很震动:粮食仓库,还有老公社的一些残留。令我很多的联想:行政区划的变更——乡改区,区设公社,撤区并社,再改乡镇。旧的弃置,再建新的。是集体的?是国家的?归根结底是老百姓的!有账吗?谁在管?
借用踩哲西先生的照片,类似的房子应该还有不少。
  • 回复6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我的家 最后回复于 2019-05-14

粉丝 17

2019-05-14

粉丝 151

2019-05-14

粉丝 26

2019-05-14

粉丝 14

2019-05-14

粉丝 30

2019-05-1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