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天门碧桂园一手房

2018-12-02阅读 4301房产
回复2


讨论前提:任何事物的外部意义都是由这个事物所处的背景赋予的。
2016年下半年,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意义重大:或者一夜暴富,或者白干十年甚至一生。如果你有一套单元,北京,上海,深圳,或者在武汉,去年你卖200万元,而别人拿同样的单元今年可卖600万元。你一生的工资有400万元吗?难。因为据最新统计,深圳今年的平均工资才5000余元,北京也不过7000多元,就是按8000元平均月薪计,一年96000元的收入,从22岁开始工作,到60岁退休,39年,总计收入不过380万元。这是不吃不喝、上班就拿平均工资的结余啊!结果,一夜之间,一生的劳动所得可能就没有了。相反,一生不再劳动,你的收入已入“袋”为安了。如果房价是对劳动的蔑视,这不荒谬至极吗?
当然,房价提升了,有的人只能置换,没有现金收入,而且,因为房子值钱,按700万元计,网上出借的年利息有56万元,睡一夜,1500多元的利息就没有了。而你一天能挣1500元吗?可见这房价的荒谬到什么地步了。有多套房的,尚可用房子兑现金,这才是真正的土豪。难怪拆迁后的通州农民分了几套房子后自豪地说:“就等着过幸福日子啦!”在深圳,月薪4万元的刚入职的白领,年薪48万元,22岁开始攒钱买700万元的房子,不吃不喝,几乎要15年,这时已37岁了。加上平时的生活开支、结婚、生子、赡养老人,37岁时的个人纯收入可能有280—420万元,还是不能完全购房。如果配偶月薪5000元,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高收入的夫妻另当别论。所以,高房价对白手起家的年轻人就意味着一生做房奴。现在房价的荒谬由此可见一斑。
房子本质上是用于居住的,不是投资或投机的。在天门,1994年的商品房单位价是700元,2007年前后不足2000元,然后持续上涨,到2014年涨到单位价4000元后就几乎停滞了。各种政策因素,如户籍与土地承包制度的改革,还有买房动机、土地供应量与商品房供应量的充足等多因素的影响,天门的楼市进入衰退期。2005年,武汉商品房的单位价格在2800—4600元,到2015年,二环内的单位价格大多在6000—9000元,进入2016年,特别是到下半年,三环地铁周边的单位价普遍涨到10000万元以上,中心区域单位价则达3—6万元。要知道,这个价位应是上海中心区域商品房2015年的价位哦。而武汉2016年的平均工资才3700元。2015年,北京、上海的房价要远远高于深圳,但进入2016年7月,不到两个月,这三地的房价就高涨并看齐了。武汉、杭州、厦门、珠海、南京等的房价则向2015年的深圳房价看齐,黄金地段则毫不输于后者。那么,一线与部分二线热点城市的房价会不会一直涨上去呢?不会。和天门一样,任何事物都物极必反,盛久必衰。
如果政府不放开土地的供应,开发商不供应新的更多的商品房,大家在一个额定的盘子里争夺生存空间,房价的涨或跌就很难说。大家看重这个拥挤的地方,不愿意离开,房价自然会涨,至少不会跌。如果大家不看重这个地方了,房价能不跌吗?那么,什么才叫不看重这个地方呢?
第一种可能,政府提供足够的土地,新商品房源源不断地进入市场,有高中低不同档次的。这里有一种“厌恶疗法”,让你买到手头紧。譬如,买第二套、第三套住房,必须在黄金地段买,出手就是几千万、上亿元。这叫劫富济贫。如果你以后卖不出去,你就困在那里了,甚至资不抵税,政府没收。政府在这方面是大有作为的。如限贷,提高二套房、三套房贷款,或干脆不允许贷款买第二套房;或限购,不允许有三套房,不允许异地购房;或增加、提高房产税,有房产交易税、房产空置税、房屋遗产税、房产溢价税;或限制出租,打压私人住房租金;或政府牵头,大力培育公租房、廉租房市场,与居住证的改革福利配套。如此这般,房子炒得起来吗?
第二种可能,社会优质资源分化,人们争无所争。没钱的对再好的资源也无力争,争来争去的往往是有些闲钱或认为自己有市场眼光的人。因为优质资源分化,放不放开土地的供应就无足轻重了。人们争的是医疗、教育、养老、交通、居住环境、就业机会、工作待遇等方面的私利,现在如果就近可得,他何必要背井离乡,甚至抛妻别子,离弃双亲?当然,幸福感=能力/欲望。没有正确的幸福观、价值观、人生观,盲目向他人看齐,是自讨苦吃。譬如,一个天门人,总是与武汉人比收入,或者一个武汉人,总是与深圳人比收入,连生活背景都不同,这种比较又有何意义?
第三种可能,政府给年轻人提供居住的新区,让年轻人在荒芜中创造繁华。值钱的往往是旧区或已成熟的市场区,寸土寸金,在高房价面前,年轻人只好“望楼兴叹”。但年轻人的财富就是时间与创造力。相信生产力是不可逆的,文明进程与科技一样,也是不可逆的。年轻人要相信,财富就像窗户一样,是一扇一扇打开的,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特有的窗户。政府、开发商给了你廉价的、荒僻的新区,假以时日,年轻人就可用新区与旧区抗衡,在荒芜中创造繁华,甚至让新区超越旧区。北京的通州、上海的黄浦、深圳的龙华、武汉的汉口北、天门的新城,都能证明这样的伟力的存在。
第四种可能,房子绝对过剩,购买力自然下降。房子多,房屋空置税提高,人口越来越下降,房产交易表现为置换,利润殆尽,即使初置房产的人也会占到便宜。
2016年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有泡沫,人人都看得到,因为这里面充满荒谬。但泡沫挤不挤出来,态度在政府。从长远看,高房价是不可靠的,和股市的泡沫是一样的道理。最受伤的永远都是最后接棒的人。你不是最后接棒的人就行了。天门“蓝宝大爱都”有一个小门面,卖了四年,至今也没有卖出去。当初36万元买的,开始用43万元卖,无人问津,降到42万、38万还是卖不出去,现在卖35万,依然卖不出去。你想一想,如果武汉到处都是600万、700万的房子,但一个家庭年收入不到20万元,他是用600万元的网上利息去游山玩水呢,还是买一个600万元的房子后天天去给老板打工?
回复6
回复0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