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杂弹:繁荣与衰败(二)

06-26 12:56   发表于 文苑   阅读 6164   回复 4
一个欠发达的人口流出地,如果没有新的刺激点吸引人才的倒流,教育的繁荣同时也就意味着教育的衰败。

教育人才隐含在人才衰败的大序列里面。本地最优秀的人才被淘走了,谁来作为培育人才的导师?要么是本地的三流人才(虽非绝对,但是趋势),要么是被大城市淘汰的末路人。

而人口素质经过一轮轮的淘洗,最优秀者都冲向异地。就如在篇(一)中所言,本地的选种是逆向的,是不断将被淘汰的留下来。从生物学的遗传层次上来讲,这样的筛选模式导致的是最优质生源产生概率的下降——这个生源既指生育资源,也指学生资源。不是说顶级生源出现的可能性完全没有,只是从总量到机率的分布上无疑会呈现相对性的下滑。加之导师作用也遭到弱化,两两叠加,无疑使人才衰败的情况更加恶化。

人们接受教育是为了改变自身的生存境况,也就是说接受教育是为了逃离。人才的生产与回流不能构成有效的循环——就如同古时乡绅的辞官回乡与战将的卸甲归田——城市化就在现实中完成了对社会的分层,三六九等就这样在整体上被划定了。最后,落后者可能会被人们从基因的角度上加以否定,变成一个民族内部的人种歧视。按照“经济人”的逻辑演绎下去,落后者的衰败不可避免,而且只能越来越被边缘化。

不过,这种衰败不是绝对的,也许到了某个阶段,“经济人”身份不再那么强势的独霸一方了,其他“人”的角色渐渐占据上风之时,可能就是欠发达地区的起死回生之处。
  • 回复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04

06-26 15:48

粉丝 98

06-26 18:41
:抽空出去转转就知了。
06-27 21:45

粉丝 19

06-28 16:48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