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深处有人家

发表于 02-04 04:48    阅读719  文学

( 2004年)
我在一家制衣厂打工,一个江西男工友给我们讲了他们家簇里一户人家的事。

珍姨和金平叔结婚的那天傍晚,拉壮丁的人带走了金平叔。在一群人里,金平叔回头大声喊:“珍珍,你等着我,我一定是要回来的。”

珍姨的姐妹们都抱上了一群孩子,珍姨一个人等着金平叔回来。
等了二十年,只知道金平叔去了台湾,就再没有别的消息。亲戚姐妹们很关心珍姨,给她找个人改嫁,珍姨说:“我是有家的人,他会回来的。”
珍姨很勤劳且身体好,比起其他同龄的人来,珍姨显得年轻有力量。有个亲戚说把女儿
过继给她做女儿,让她家里有孩子有伴,珍姨说:“我是有家的人,他会回来的。”
邻家人把门前的大树砍了晒干,给儿女们结婚打制家具,邻家人想把珍姨门前四棵大树买下,珍姨说:“不行,这树是金平栽的,留着,他回来也好认得路。”

有一天珍姨听到一个消息,本县有一个人从台湾寻亲回家来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五十五岁的珍姨天天往街上赶,她在一本一本寻亲名册上找金平叔的名字,她没有找到。
有一个从台湾回来的大爷对珍姨说:“叫你儿子或女儿来找,你这样天天跑来跑去会很累的。”
珍姨说:“他是结婚那天走的,我没有孩子,家里就我一个人。”
那个大爷哭着说:“妹子,我帮你找,寻遍台湾,只要他活着,我就叫他回家来看望你。”
珍姨请人修了屋顶门窗,添置了桌椅, 这一等又是好多年。
珍姨六十六岁,身板直,耳目灵醒,说话热情响亮。人们喜欢珍姨,见着她和她说话,能得到欢喜和勇气。在村干部反复上门劝说下,珍姨住进敬老院。

两年后的一天,村支书和妇女主任一同来告诉珍姨:金平叔来信了。
珍姨说:我知道他会回来的。
人们互相转告这一消息,珍姨等回了那个人,

这天金平叔从台湾回来了,和他媳妇女儿一起回来。

当天上午珍姨不见了,在敬老院和亲戚熟人那里,没有人知道珍姨去了哪里。

村干部一行人急得没法子,他们弄不明白珍姨这个关键时候去了哪里,怎么向上级领导交代呢。
妇女主任拿张报纸翻过来翻过去,她急得满头大汗。

村支书对妇女主任说:“如果你是珍姨,你在哪里和台湾回来的亲人相聚?”
“在家呀”妇女主任脱口而出,一说完,妇女主任把头埋在报纸上哭了起来,“她是有家的人啊,我怎么就沒想到呢?”
村支书说:“我心里很着急,哭没有用,我们要赶快找着人,找人!”

村干部一行人骑着自行车走在弯弯的山路上,弯弯的路延伸向着珍姨的家门口。
珍姨门前的树已长成参天大树,树下的小路有刚刚除草修整的痕迹。珍姨屋外放着两把椅子,一个盆子,屋檐下晒着两件衣服。

树上跳跃的鸟儿啾啾叽叽,细密的阳光穿过枝叶很耀眼。

村干部们在珍姨家门前安静下来。妇女主任牵起珍姨的手。
一行长长的队伍拥着高个子金平叔和他媳妇、女儿,一行长长的队伍拥着珍姨。
两行队伍像迎亲一样汇拢,两个白发老人流着眼泪流着鼻涕,伸长手臂迎向亲人。
金平叔说:“我的亲人啊,你怎么可以等一辈子,一辈子呀!”
珍姨说:“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江西工友在车间里讲了一遍又一遍,总是重复地说:“金平叔的媳妇和女儿在珍姨的小屋里用板凳木板搭铺,不去住宾馆,她们说在大陆我们有一个家,我们就住在家里。”
  • 回复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9

02-13 22:15

粉丝 4

02-05 21:07

粉丝 5

02-05 10:01

粉丝 1

02-04 10:35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