垦荒者

发表于 08-21 21:22    阅读2639  文学

居住在山区的百姓,他们有一个非常别致而刚性的称谓――山民。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对大山怀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怀,时常向往着成为大山里的忠实子民。

可是,当我游离了许多的山区之后,抑或接触了许多的居住在大山里的人们之后,我便自愧弗如的败下雄心壮志,也真正发现自己还不如那些在泥土缝隙里偷生的蝼蚁。

蝼蚁的功能是多种多样的,它们可以将一颗古老的槐树全部掏空,然后,在里面理所当然的安家落户,或者将一块不毛之地疏松成山民喜欢的熟地。种上蔬菜和庄稼,共一家人生活所需。

遇上主人公刘老爹时,他老人家刚过古稀之年,说起他的垦荒岁月,尊敬的读者大人们可能都不相信。
这是个传统思想比较严谨的人,虽然他的文化程度不怎么高,可是,从祖上传下的规矩却给了他行事做人的行为准则。八十年代初从部队复原回家的刘老爹因为在部队立过两次二等功,一次全军比武冠军,很轻松的被安排进了市交通局。

由于条件好,家境也还不错,很快便娶妻生女,当时的年代计划生育抓的相当紧,刘老爹看到自己生了个女儿,想着爷爷的临终嘱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是,他为了了却祖训之遗愿,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停薪留职。回到老家――太岁山过起了他的平民生活。
所谓平民生活,就是回到曾经生长的地方,重新开始他的上辈人爷爷辈靠开垦山坡上和坝子上的荒芜之地过日子的岁月。
话说太岁山原本是皇家驻地,难道这刘老爹和皇亲国戚有什么瓜葛,再三打听,刘老爹就是闭口不提他祖上的秘密,后来,他和我经过一高楼大厦时,看到上面挂着“福临天下”的牌匾。激动的热泪盈眶,此时笔者才略有所悟,难不成老刘家和哪朝哪代有什么不可解开的渊源。要不就是在朝中做过大丞相。
至于后来刘家怎么落魄成这样,就不得而知了。

刘老爹在太岁山一住就是三十年,共生下了三女两男,如今儿女们都各奔东西,有了自己的事业,而且都生儿育女,日子过得是其乐融融。

站在他开垦的一片森林边,我想像着一家七口人靠开荒种地养活七个生命,其中三个上完大学的事实,真令人肃然起敬。

这时,我忽然想到了前红塔集团的老总褚时健七十多岁开始开荒种橙子,最终把“褚橙”这块牌子挂在了世界人民的眼里,有人说他赚了多少票子,有人以金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可是,有很多人却欣赏到他的精神,因为这种精神才是真正的中国男人的不朽的风采。
  • 回复3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2

08-21 22:11
:赞者自赞
08-22 10:15

粉丝 549

08-29 09:2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