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小说《证明》

02-22 21:28   发表于 文学   阅读 1998   回复 2
小小说

    证明 

    千辛万苦,终于来到最后一个相约点。 
    穷游之前,他开车跑过全程。微信群里有几个可靠点的朋友就确立了几个救援点。拍了照片发了定位。万一出现状况,不致于狼狈不堪,在妻子面前更掉底子。当然,这在妻子面前是保密的,这是自己留的后手。尽管前面那么多点,他所谓的朋友一个都没来。事后,别人都可以找理由说,这只是你的备选方案,我们不相信你会落到这种地步。理由十分强悍,不容你反驳,之间相处依然是朋友。
    这一个点的朋友最铁,也是积极鼓励他出行考验毅力和雄心的朋友。他对他充满极其殷切的希望。
    这个夏季,他特意调的公休。因为家里的一切可以交给当教师放暑假的妻子。他筹划了很久,因为妻子在家里越来越强势,越来越不把他当男人当老公。父母越来越低声下气,儿子越来越娘娘腔。他觉得自己必须抗争,必须雄起,挣回家中统领的地位。他觉得徒步穷游不花家里的一分钱,从这个城市走到那个城市,能安全完整的回来就是英雄,就是男人的证明。
    谁知,他妻子极力反对,说他是精神病发作,是作死。因为她早就计划利用暑假与几个闺密一起去海南,他这一搅活,就泡汤了。为此,俩夫妻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计划之初,他准备跑远一点,将汽车加满了油,后来还是将钥匙扔在了妻子的梳妆台上。更绝的是将手机开机密码取消后也扔在一起。表示已下决心,这一趟一定要出门。
    卸下越来越轻的背囊,他这才仔细打量这个点周围是什么情况。当初拍照时只是大致看了一眼觉得合适就没有想太多。
    这是一个渔场,有一道木栅栏门拦着一条路。这道木栅栏就是一个显眼的标志,朋友很好找到。他会在这里等上一天一夜。路虽然不宽但也有地方扎帐蓬,旁边有水可以换洗。这是他凭经验留意到的一块比较理想的驻扎地。
    他刚推开栅档门就听到远处传来几声狗叫。他循声望去,狗叫处有一幢小瓦房屋。门口一个小黑影上下左右晃动,那是狗。门开处,出来了一个人。不用说,那是这个渔场的老板。
    一大一小两个黑影顺路过来了。他明白这是来看看什么情况的。
    黑狗先到,围绕着他狂吠不止,无论他怎么驱赶都不离开。他知道这些狗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不会乱咬人。但狗冲你乱叫,心里受到的打击特别大:什么时候沦落到被狗追着叫了?
    "哎哎……干什么的?"大热天鱼老板的声音冷得像在冰箱里刨出来的冰渣子。
    "嗯,嗯……"他掀了掀背囊上的几个生活用具。
    "穷游的?"
    鱼老板一眼就看明白了。看来这种事儿不少,他经验丰富,眼光独到。他知道这种人也不好撵走。"你住这里也可以。但你的帐篷要扎结实了。天气预报说今天夜里有暴雨,别到时被掀到渔池里了怪我。麻烦!"
    “不会不会。"他回话竟然有些唯唯诺诺点头哈腰了。他一时愣在了那儿,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心理和动作。
    "黑子,不叫了,我们走。麻烦!也不看看自已成什么样子了?"
    什么样子?他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脏成"荡刀皮"油光发亮。再摸摸胡须和头发,一个扎手一个粘稠。难怪犬吠不停,是有它的理由的。
    形象如此不堪,不由他情绪不低落。他甚至不想让他的朋友来见他了,但没有朋友的补给,回到家谈何容易?
    上路之初,他信心满满。他曾拦过几辆车,司机们都是一脚油门踩起,呜的一声,甩下一个怔怔愣愣的他。以前,他喜欢在网上回帖,讥笑那些穷游女是伪穷游,是带着最大的资源变现而来,只有男人才是真正的穷游。但现实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他也曾拦了两个女司机。女司机见他这种模样,只赐了他一句,"神经病。"
    这个底子算是丢掉老家了。
    等到晚上,他的朋友没来。渔塘前面的公路上车来车往,他望眼欲穿。
    暮色临近。四周的天空开始乌云密布。热风劲吹,缺少了很多它应有的凉意。渔塘水面较为宽大,涟漪满池且纹路深皱。漂浮的鱼草经不起飘摇纷纷下沉。
    莫非真的有雨?身边没有手机,一切如盲似瞎。
    他为什么汽车加满油并留下钥匙?他妻子会开车。他为什么留下手机并解除开机密码?手机里留有他规划的路线图及落脚点。只要意识到他危险,轻轻松松就能找到他。然而现实的景象无比残酷,时间超过了这么多天,哪里有妻子的影子!
    他扎的帐蓬比平时牢固很多,但所来的风雨也超出了想象许多。帐蓬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抬起往渔塘里扔,相当危险。
    他知道,继续呆在里面极有可能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钻出来站在外面。但四周漆黑,恐惧感随风雨急袭而来。身体在风雨中打转。他心里清楚,再不控制住,马上就会坠塘。他脑袋还算聪明,顺势倒地,艰难地朝栅栏方向爬行了几步,攀住了栏杆。
    他知道既便这样,他生命的库存绝对支撑不到明天早晨。
    鱼老板的小屋被掩埋在黑夜,呼救之声被风雨淹没,绝望透顶。
    在生命就要慢慢跨点的时候,他浑身颤抖个不停,眼前出现光点乱晃一样的幻觉。且光亮越来越亮,越来越发晕,以致脑子里一片煞白……
    "喂,醒醒……怎么样了?麻烦!"
    从口头禅里,他听出是鱼老板。
    风雨大作之际,鱼老板无法入睡。凭他的经验认定门口那小子正处在危险之中。如果那小子死在了渔塘里,他也脱不了关系。再说,现在适兴垂钓经济,他可不想让这小子搅坏了一塘子鱼。于是,鱼老板就从屋后面开来了一台平时用来搅猪粪整塘梗的挖掘机来。
    他幻觉中看到的光点正是挖掘机的车灯。
    他清醒过来,连声感谢鱼老板。
    接下来的程序应该是扶他上车,接他进屋,然后递一杯热茶……
    然而,他想错了。
    鱼老板掏出手机报了警,"110吗?这里有个小子作死,穷游,晕倒在路边了。差点死了,麻烦!地点是……”
    他想阻止鱼老板报警。出警就有记录,被警察救助更是事与愿违!
    他想要的一个男人的证明没有得到,他得到的证明却是:作死之人必死无疑!
    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事实中的结局更加虐心更令人发梗。回家之后,他才发现他妻子约的一同出游之人原来就是他微信里那个最好的朋友。
  • 回复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8

02-23 10:22

粉丝 860

02-27 10:38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