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献诗/了空

07-31 09:09   发表于 文学   阅读 4314   回复 5
红枫之恋(15章)
——谨以此诗献给无数革命先烈

文/了空

《此刻正是春天》

此刻正是春天,遍地的姹紫嫣红都是圣婴;她们的美丽,叫顶礼膜拜、感激涕零。

没人敢说我不在其中,没人敢说我不是一种颜色孕育。

窗外是昔日的梦境,亿万如花的儿女,出出进进;

他们和蝴蝶一样,未曾栉风沐雨。

一片林荫之内,落下稀疏的花叶;阳光依旧,点点金黄。

温暖的风,有些微的刺骨;苍老的树皮,伸出的感叹号,格外鲜嫩。

……

一种血,让我的童年萌生敬仰。

历史是一座教堂,我用风云洗礼;

以至死不移的灵魂,把她供奉。

2015.3.11

《一朵莲花腐烂的过程》

一朵莲花腐烂的过程,与一片枫叶赴死的意义绝然不同;

大雁无家,芳草不故。

丰腴并非果子的真正涵义。在一条悠久的大河前,人可一起奔流,也可沉淀与凝固。

生是一场伟大的战争。

死是一次简洁的涅槃。

燃烧的理想,就是化为一堆无悔的灰烬。

没有什么比升华更优雅,没有什么比沉静更美。

时光只记住优良的亡魂。

天籁只给予无尘之心。

2015.3.11

《所有理由太沉重》

所有理由太沉重。

我不想再说。我只说,我曾用一杆猎枪,将你害怕的豺狼赶走。

河山曾一夜苍老,它们衔走了我亲人的白骨。

你忘了伤痛,贪馋地舔着腥味的发毛;我痛心疾首,回不到桑葚年华……

一切理由都太蹊跷。

我还是想说。

亲近你,再去呵护我病中的黑色小马。

2015.3.17

《漫山红枫铺开的早晨》

漫山红枫铺开的早晨,亿万优秀儿女,浩浩荡荡、蜂涌而至。

漫山红枫飘落的黄昏,想起骨肉兄弟倒于血泊的情形。

春天年年提着缤纷的花篮,前来凭吊,清明缀满了感恩的泪滴。

一片血海换取的阳光不曾炫耀;

一片阳光掩埋的血海不曾翻腾。

雨后的腐殖物疯狂繁茂,深处的灵魂不安起来……

是的,一切都在嬗变,什么都可颠倒,唯有日月和定律不可倒置,古老的良知更不能沧海桑田……

红枫,并不仅是一种颜色;

红枫,绝不是某种概念;

红枫,象征成吨的热血写就的今天。

用一万个美梦呼唤你,用十万个来生重塑你——我心中绝对完美的神。

2013.3.13

《一片从血海里绽开的精魂》

放不下的,不是那片呛人的浓烟。

这些,我并没亲身经历;我只是放不下,那千万条年轻鲜活的生命。

将颗颗涂满阳光的橄榄,放进墓地的嘴唇,还有鲜嫩的腰肢,一个未给出去的吻。

他们有享受爱的权利。

一串遗言,不是动物的本能,它带走了我的睡眠,叫人痛不欲生……

他们不可能再回来,他们回来了——风的歌声,雨的舞蹈。
一片从血海里绽开的精魂,滋养了美丽的春花;即使我能入梦,有一群身影仍然明亮,

那也只是青鸟归巢的方式

2015.3.28

《热泪滴在尘上》

热泪滴在尘上,就像星光落在艾略特的荒原。

流尽血的石头,有着苦难的经历。

在北方,雪狼飘舞;在南方,胭脂沸腾;广袤的国土找不到一丝无忧的麦浪。

遗骨复苏,正气轩昂。
鼠,唇亡齿寒。

被啃食的脂肪逃出了庙宇,辉煌的厅堂逮住了恣肆的蟑螂。

与光芒又一次相遇,黎明是我的兄长。

暴雨敲窗,鬃毛炸起。

风吹来,一面焦糊的旗帜又在高空飘扬;

耀眼的泪,滴哒在尘上。

2015.3.17

《含泪的老英雄》

鹤,雪的浓眉垂向深谷。

冬阳肃静。苍老的石屋,苔藓脱落。

日月的抛物线,拉满镶金的弓弦;已锈的星光,还耿耿于怀于那块化浓的伤口;

后面山顶,古塔是部巨著,飞鸟依依不舍,盘旋在历史的中央。

藤蔓曲折万里,歌声窒息于唇边;

耄耋耷拉,紧迫的时光,跳动的心脉,是燃烧的血液最后的河床。

“我理想的幸福是乎这样,又并非这样”。

眷念蓝天,晚风流畅。

鹤,含泪的老英雄,雪一样忠贞,他是我的第一所教堂。

2015.3.17

《为了那片尾声》

我还想用春光接下这片花瓣,把你装进去、把他装进去、把我也装进去,让我们拥在一起,盛放一世的礼花和歌声。

有些路要重温,并非回头;有些歌要再唱,不仅是怀旧;

为了钟爱,为了诺言,为了那片尾声。

“我又一次走过这儿”,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好时光。

烟雾。遗产。

马蹄。温床。

我只要一支竹笛,把颤音吹奏得美妙而悠长。

2015.3.17

《愿望》

把翅膀还给蓝天;把马匹还给疆场;

把殷实还给土地;把真象还给词语;把舌头还给绽放。

时光是一条柔软的蜗牛,正义从来不会生锈;

一面高墙,拦得住风却挡不住视野;膨胀的气球,飞得过屋脊飞不过苍天。

一朵花红到极至便糜烂,一枚果脱离了枝头就腐朽。

河流的生死在于源头,大海的容量也不是没有限度。

蚂蚁个子再小,也有我们看不见的尊严;

饕餮胃口再大,也吞不下一个地球。

“生活就是用牙齿咬着一朵花成长”。草芥只要有根,就会葳蕤八方。

2015.3.17

《曙光的兄弟》

清晨,傍晚,喜欢去踏草地的露水;

看一片白杨树叶怎样告别夕阳,怎样迎来星辰?

我心中有一个秘密,知音匮乏;那是一团火焰,无处燃烧!

我不知道我名字里的水,来自哪里,又流向何处?

我平凡的目光中,包含着无数甜蜜的婚礼;

我美丽的心脏也是个星球,上面安居着亿万儿女。

活着,死去,我都是曙光的兄弟。

2015.3.18

《谜底》

所有谜底,不需探索;浩荡的风,自知底细。

收获春花的人,已远去,原野蹁跹着一伙衣钵上的硕蜂。

爱,储藏在敬仰里;

恨,成了爱的证据。

谁是盐?

谁是糖?

谁是霜?

没有什么比心更细腻。

感受无用,那就尽量正常呼吸。

长河如龙,古墙似蛇;

雨不过半日淫威,伞由自已撑起。

2015.4.18

《我所渴念的》

我所渴念的,不是太阳的颜色,而是那颗太阳培育的河流的胸襟,以及两岸动植物的纯朴与恭顺。

那时,呼吸不存在学习,也不担忧心灵会在焦虑中突然暴裂;

浅黄色是我们共同的母体,再微小的事物也不存在分离;

向日葵越过千年,好不容易找到了重心。

燕子降临,“燕子并不总是以这种方式降临”。它们就这样来了,突然来了!

黎明登陆,彩发飘飘。贪馋的尖喙,啄食着平民的屋脊。

我与他们同饮一条浑黄的江水,但我至今还不认识他们。

2015.5.19

《光辉的斑痕》

事物,不是一根竹竿,事物原呈三角型;一面深、二面浅、三面是深渊。

一片枫叶,指向凸凹,染着永不褪色的血红;

壮美的肌体上总有一些肉虫,咬出一座座陡峭的山峰,诱人攀登;啄个洞,把自已掩埋。

结论在前,时光在后。

魍魉在上,人民在下。

阳光曾是见证,风雨浏览了整个过程;

历史典籍,常将此作为光辉的斑痕。

2015.3.11

《殷红曾是摇篮》

殷红曾是摇篮。

枫林曾是故土。

血色的海洋之上鸥鸟成群,寒骨的高山之巅阳光如雨。

风声的老歌,在一块土地上空经久不息,

浪涛卷来,泥沙俱下,金沙分明。

百鸟欢歌,簇拥中心的,鹤立鸡群。

谁把持着庙堂?敲着木鱼的方丈有荤腥的嫌疑。

由一根青草,再也觅不到芳魂;从一条润色的野径,怎么也走不回故乡。

发芽的尸骨拱出黑土,朗诵起振聋发聩的诗句。

谁在遗忘?

谁在反悔?

谁在背叛?

谁把传统,贱卖给了荒冢?

2015.3.11

《纹理》

顺着枝桠,寻找记忆中的小路;

那条小路的两旁,有我感恩戴德的映山红;

映山红的芬芳中,座落着几间用太行山石垒筑的房屋;

房屋里竖着万杆红缨枪和支支呛人的烟斗;烟斗指处是黑夜的尽头。

黎明的湖里,鱼儿的腾跃,唤起一个个勇敢的氏族。

……

手掌的纹理并没有退化,山间的霓云已面目全非。

高速公路上的金甲虫,爬上了玉皇大帝的寝宫;

仙人崖边的别墅,美女千金的口红;

老槐树上的铜钟,怎么也敲不出当年的韵味!

万人坑、石界碑,无影无踪。

高粱还是那么火红,炊烟还是那么朴素,稻椒还是那么谦恭;

老人孩子住守的村庄,眺望着南方的海腥;山顶少了那棵消息树。

……

我回来了,我来寻找一碗井水的甘冽;

我回来了,我还想睡一次你的热炕头;

我回来了,我真想再与大爷把酒夜话水乳交融。

2015.3.11
  • 回复5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81

07-31 09:52
:一点旧作,表示敬意!谢谢!
07-31 10:13

粉丝 823

08-01 09:19
:老兄久违了!好久不来,因为革命先烈,情不自禁啊!
08-03 09:13

粉丝 933

08-01 09:4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