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纪事:女人一碗水

发表于 05-17 10:11    阅读4892  文学
女人一碗水,有权力时捧着喝下去很解渴,没资格时却碰都不敢碰
2019-05-17 10:01

生活纪事

                                              女人一碗水

                                                                                    文/杜官恩

       我和吴纪珍的关系本来不错,可她最近在与我的一位表侄谈朋友,使我和她的关系一下子上升到了“翁媳”。在人与人的关系中,要数公公和媳妇之间最严肃,规矩也最多。古来就有“宁可在公公面前过,不可在公公面前坐。”由于在一个单位,“过”和“坐”的机会处处都有。看吴纪珍的样子像是无所谓。我确极端恐惧“一石击破井底天”而给别人留有“老不正经”的印象。
        注意注意,还是注意不全面。有一件事使我们都忘乎所以,险些坏了“大事”。那是市电视台举办青年歌手大奖赛,有个综合素质考核项目。每一个歌手听一段民歌曲调必须说出它的歌名与民族,再就是普通的地理与历史方面的小知识。我和同事们跟着歌手回答得十分热烈。渐渐渐渐,同事们落伍了。只有我和吴纪珍脱颖而出,且时不时有针锋相对的答案出现。每胜吴纪珍一次,心情都格外的兴奋。一场擂台下来,我和吴纪珍的脸上都是红朴朴的,都在喊痛快。
        突然听到有人酸不溜秋地说:“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可惜是隔了一个世纪的!”
        此话犹似一瓢冷水泼得我从头凉到脚。女人一碗水,有权力时捧着喝下去会很解渴,没有资格时却碰都不敢碰。
        我喜欢早晨起来跑步。要命的是吴纪珍有同样的爱好。起初我们俩是顺着长渠路跑,道路平平坦坦。不用相约,每次都是她在薄雾里做着热身等着我。成了她的“表叔公”以后,还在一起跑步,越来越有一种别扭的感觉。我时常认为我还是比较开放的,但在这一件事上却怎么也开放不起来。我思谋着另辟了一条小径,上西郊的东荆河堤跑。尽管坷坷坎坎,心里却十分轻松。
        上班时,吴纪珍盯了我好一会,“我以为你病了呢!”
       “是有些病。不过,今天好了。”
        再次上路时,熹微晨光里,有人喊:“兔(杜)子,你还真会溜呢!”
       我的天,又是吴纪珍!以前她喊我兔子,心里是一种甜味,现在听她这么喊却是一股酸味。
        我跑步的兴趣骤然消失。吴纪珍原地空跑了两步,见我没像往常一样开始配合着起步,诧异地问:“怎么啦?”
       我感觉回答她这句问话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吴纪珍惋惜地说:“没想到我们之间这么一点爱好都不能共同存在了。更没想到一向以思想前锋自居的你,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吴纪珍说完,自顾自地朝前跑去。我的目光也随着她矫健的身影而去……这时候,我是不好意思折回去的,只好跟在她的身后继续跑步。我追上吴纪珍的时候,她回过头,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容。
  • 回复3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76

05-17 11:26

粉丝 7

05-17 10:46

粉丝 12

05-17 10:2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