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

         近来去影院看了口碑不错的国产悬疑刑侦片《误杀》,简单聊聊。

         这部片一开始就吸引了我,得说句实话,悬疑侦破小说我几乎不看,但这方面的电影我却喜欢看。我向来觉得,读小说,要以文艺小说为主,而看电影,则越俗越好,越刺激越好。

      《误杀》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一家四口人本来过着幸福平安的生活,但大女儿在某次夏令营派对活动中被同为营员的警察局长儿子迷奸,从此生活发生逆转,局长儿子得寸进尺胁迫,母亲在保护女儿的过程中,不得已受到更大凌侮,女儿为救母亲而误杀了局长儿子,之后母女俩埋尸于后院祖坟。出差外头的父亲在事发当晚预感不对劲,坐出租车回家,然后,这个父亲制定了周密的反侦破计划,而且这个计划可说是天衣无缝。警察果然来了,一家四口早就制定了攻守同盟,事情也按父亲的预计发展,而警方迟迟找不到尸体,案件也就无法进展。种种调查迹象表明,这一家四口有重大嫌疑,可是又没证据,或者说,一家人提供的没有杀人的证据及证据链堪称完美。

       死者母亲是一名资深警探,从业几十年还没有破不了的案子积压,一开始低估了这个只读过小学四年级的父亲。但女警探在某次和这位父亲对眼的过程中,嗅到了一丝“狡猾”与杀气,多年的刑侦经验和直觉让她锁定了这名父亲和这一家人。较量也就开始。

        找不到一家人杀人证据,儿子人间蒸发了一般,二十天没有音讯,所开的豪车,所用的手机,都找到了,所有信息都表明儿子遇害,都表明有人蓄意制造假象,所有信息综合起来,最大的嫌疑指向了一家人。可是,无法证明一家人作案。

      女警探也是母亲,而且是死者的母亲,这个时候,理性让位于感性,明知凶手就是这一家人却无法证明,失去儿子的痛苦令女警探近乎疯狂,“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必须撬开他们的口”。一家人于是惨遭毒打私刑,最后,从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儿那里,突破。

       当我们一致以为尸体能找到时,故事又进入了反转,挖了半天,挖出来的竟然是只死羊。

       我要说,影片拍摄的技术性是不错的,采取了很多象征、隐喻等小说里才用到的手法。比如鸽子飞不到的大佛塔,侧目的佛像,羊群,回头的白羊。特别是坟墓里的那只羊,我们只要稍加思索,就明白了导演的良苦用心,这实在是一个道具,一只替罪羊。

       我不想过多地谈论电影的技术与技术层面的艺术。我想说的,或者特别想说的,是这个电影的主题,也就是我题目所讲的,父爱如山。

       这是我看完电影后,走在清冷的大街上,大脑里不断地思考与回味的一个问题。

             这是一桩刑事案件。法律上讲,这一家人是有罪的,尤其是杀人后的藏匿。但从情感与道德、道义、人道上讲,这一家人的命运,又是十分值得同情的,他们的做法,是值得点赞的,换成你,换成你的家人,也会这么做,或者说,可能 这么做才是最好的。事实上,这一家人的邻居、街坊,在听说这起案件后,自觉或不自觉地作为人证倒向了一家人这边,为一家人说话。这是典型的“民意”。

             父亲是个善良的人,经营一家小网络维护公司,大女儿马上中学毕业了,妻子在家带小女儿,一家人本来其乐融融,和和满满。但偏偏有人盯上了美丽的大女儿,并且污侮了她。之后发生的事,确实是误杀,情急之下的反应。这个,从法理上讲,可以叫做“正当防卫”。只不过后来的埋尸,就成了罪。

         生活彻底反转或者说被颠覆后,父亲一心想让一家人回到过去快乐幸福的时光,于是利用自己的智慧,和警方斗法。而父亲的智慧,是从电影里得来的。父亲“看了一千部电影”。父亲工作之余,是个超级影迷,尤其是侦探电影影迷。他通晓电影里的那些反侦察技法,甚至烂熟于心。于是,父亲果断采取了行动,事先进行了周密谋划,而当警方一次次出现在家人面前时,父亲也一次次及时赶到,帮助妻子和女儿“圆谎”,弥补了一次次破绽。这里顺便说一下,我的一位文友,就是超级影迷,世界上的经典电影,他恐怕看完了,他看的电影,恐怕也不止一千部,而且他的记性特别好,无论何时我们提到某部电影,他都能很快告诉我们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这真的恐怖!有时候,有很多文学或者小说方面的技巧,他也能列举很多的这方面的或者说关于小说与文学的专门的电影推荐给我们。生活中确实有这样的超级影迷的原型。

       父亲的一次次挺身而出,无非是挽救那曾经的美好时光,重建美好生活的秩序。父亲实际上在这场与警方的较量中,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因为他们可以撬开小女儿的嘴,但无论无何撬不开他的嘴,所以警方无论如何不知道死者的下落。父亲这样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保护家人。保护女儿。保护女儿的名声与形象。父亲想尽量把这件可怕的事和这个人从女儿心中抹掉,至少,是从肉体上让这个恶人消失。

        但是父亲最后,还是认了罪。这个认罪,是在警探夫妻真诚的道歉之后。因为案件发生后,女警探一直都是从自己受害人的角度出发来考虑问题的,所有的逻辑都是受害者逻辑,但从来没有觉得一家人才是真正的原始的受害者。

       最后,在佛法的感召下,或者说,在佛的面前,双方有一一次真正的接触与对话,这是一次心灵的对话,是一次忏悔,是一次灵魂的救赎。我特别喜欢这个场面。包括当时的音乐。当时的氛围。

       这是一次对话,也是一次忏悔,是一次道歉,更是一次和解。较量的双方,谁也没有对错。无论是从职业的角度,还是从父母的角度。错的是谁,或者原罪是谁?欲望与自私。没有那一次肉欲,也就没了那一次强奸,也就没有后来的纠缠与死亡。

       父亲最后承担了一切,所有的罪过,都揽在自己身上。父亲从容走进监狱。父亲坦然走进监狱。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