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天门方言顺口溜(图)

2018-05-31阅读 2281杂谈



回复10
  我的“恐怖”学车经历——女同胞可借鉴

  本人女,在职者,有许多朋友想学车但担心教练凶,认为很恐怖,本人也在这里分享一个自己学车的“恐怖”经历。

  很久以前我就在纠结,要不要考驾照,要不要开车。但是总有朋友同事在耳边叽叽喳喳:学驾照好呀,开车就好比走路,总是要学会的,现在共享汽车也要来了,学会开车以后想去哪就去哪。然而,开车并不是我的菜。

  你想,走路我都提心吊胆的,虽然有斑马线,有红绿灯,但我总觉得这车水马龙的大街是个不安全的地方。每次都说服不了自己去学车,打心底我自己就觉得自己不是驾驶汽车的料,还是走路适合我,开车迟早成为马路杀手。

  这一天,我和往常一样来到单位,同事们都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后来了解才知道,原来是同事a买车了,也确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当天晚上小王同志也很大方的请我们海吃了一顿。在饭席间,也都针对小王同志的车聊来聊去。

  “现在车也不贵,有个车确实很方便,不管是出去玩,还是搬家什么的都用的着。”a同事买车的想法是这样的。对呀,这么一说,好像我租的房子也快要到期了,早就想换地方住了。到时候搬家又是一个麻烦事,女生东西又多,大家都懂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小王同志的驾照是什么时候拿的,都没听他说过。

  饭席间也有其他同事问了小王这个问题,因为很多同事都想拿个驾照,过年也买个车开开,但是苦逼的朝九晚五哪有时间去学车呢。针对这个问题,小王同志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他一直都是用的手机APP报名考驾照的。这个的软件叫做**,安卓手机和苹果手机都可以下载的到,并且听他说的挺悬乎,和我们知道的学车模式不一样,用**可以在手机上报名,并且想学车的时候下个单就可以学,时间地点全由自己来定。

  有这么好的软件,瞬间我也有了学车的想法了,拿个驾照以后开共享汽车也不错,不是吗?

  期间也因为时间的缘故取消过几次订单,换过两个驾校,总体来说体验还不错。但是不得不吐槽的是,这个车真难学

  第一次碰车的时候,方向盘那个沉,离合器那个难控制,练下来四个字—手酸脚麻;至于车嘛,开得乱七八糟,自己都不知开哪里,会怎样,师傅在旁边,一会儿帮着推,一会儿帮着回。

  虽然我很笨,学的也慢,但教练的态度对我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差,也没有被骂,是因为我很幸运吗?

回复2
回复2

湖北天门地进来看看

2012-11-17阅读 1.4万杂谈

湖北天门地进来看看

小时侯的歌曲你还记得吗?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子送姐姐,姐姐留我半个月,我要回克学打铁。打到张尬地门口卖茶叶,茶也香,酒也香,十个鸡蛋摆过江...大姐骑河马,二姐骑海獭,海獭过沟,踩到泥鳅,泥鳅告状,告到和尚,和尚挑水,碰到矮鬼。矮鬼点灯,烧打乌龟的眼睛。。拖拉机,阁拉机,婆婆不给饭我七,我到田地殴耦七,殴一殴,赏一赏,我地胡子多么长,婆婆还不跟我接姑娘,结个姑娘三十几,生个儿子叫双喜,双喜双,七冰棒,七打冰棒拉西汤...推(ti)磨担,扯磨担推粑粑,做早饭婆婆七,爹爹看看到打不喜欢……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七人山上有敌人敌人不说话山上有喇叭喇叭吹不响山上有和尚和尚不剃头山上有鼓牛鼓牛不长角山上有麻雀麻雀不盛蛋你长得不好看月亮锅,跟我走,走到南山卖吧篓虫虫飞,虫虫走,虫虫不袄啊啊(二声)的手,啊啊躲倒灶门口。翩翩嚓,螺丝嚓,穿红衣,骑白马,强投(三)偷倒观音的马,观音回来要马骑,喉(一)倒强投到寡皮。三岁的娃,会放牛,一放放个花古牛。什么花?缎子花!什么缎?辣椒段?什么辣?胡椒辣!什么胡?洞庭湖!什么洞?老虎洞!什么老?角老!什么角?水牛角!什么水?糖水!什么糖?麻糖!什么麻?线麻!什么线?鞋底索子线!什么鞋?缎子鞋!什么缎?鸡蛋!什么鸡?雄鸡!什么雄?狗熊!什么狗?豹狼狗!什么才?劈材!什么劈?斧头劈!什么斧?豆腐!什么豆?黄豆!什么黄?蚂蟥!什么蚂?客马!什么客?一条蛇,达你的爷。。。。要我唱我就唱,唱你地爹爹补萝羌,萝羌四支角,你的爹爹是个瘪老壳天上地星,亮晶晶,杨树丫里挂红灯,兔子挑水桥上过,哎呀哎呀压不过,猪砍材,狗烧火,猫子六饭,笑死我,牛坐上席马陪客,驴子端倒肉圆子跑不册剃头不要钱,师傅手艺高,一剃两个包,什么包,面包,什么面,灰面,什么灰,石灰,什么石,蒋介石,什么蒋,奖你两巴掌。背(读第一声)背驮,换酒喝(方言读huo);酒冷了,我不喝,还是要我的背背驮。白菜蔸蔸黄,吹吹打打嫁姑娘,姑娘到了屋,亲妈还在哭.亲妈,亲妈,你不哭你女儿到我地多享福睡金床盖银被绣花枕头有一对抖子疼,不是病,跑到茅厕更几更更的粑粑枪拐棍拐棍拿来低后门后门一歪,我一拽,后门一倒,我一跑卡板凳歪,菊花开,我是 妈 妈 的小乖乖,妈妈烧火我捡柴,大风大雨我回来,吃稀粥,下盐菜,这个日子划不来。一把锁,二把锁,把我送到卫生所,卫生所,关了门,把我送到tian~an-doortian~an-door,红绿灯,把我送到新农村,农村好,农村妙,农村吃饭不用票:)我们都是木头人,拿起枪来打敌人,不许动,不许笑!(跳皮筋)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六五六,六五七,六八六九七十一,七五六,七五七,七八七九八十一,八五六,八五七,八八**九十一九五六,九五七,九**九一百一。电光头,抹棉油。棉油香,打机枪,机枪打不响,接木匠,木匠接不来,把电光头吊起来,吊滴高,砍三刀,吊滴矮,剁八块~!
回复29

天门飞机场畅想曲

2011-07-18阅读 1.7万杂谈


天门飞机场售票处

乘客A:“到仙桃好多钱啦?”
售票员:“20块,你郎是第一回坐灰机吧?”售票员嘎眼睛瞟达哈。(意思:还兴问吧?)
乘客A:“腊西怎贵呀!原来枪是15快地闷?”
售票员:“我看你郎真地是第一回坐灰机,几时卖过15块打地呀。也不看哈这是豪华灰机,有空调地得”。
乘客B:“走走走,不到这西坐,等哈出克 到半路上搭过路地黑灰机克,多地很叻,10块钱就行打,讲哈价多两过人8块别过都达。早就跟你说直接克半路上克,边上还有卖锅盔,下面滴,搞卡东西压哈肚子也行得,非要到这西来,等打半天打,饿死打” !

候机楼

广播里断断续续飘出这样的声音:“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天门到仙桃地TM898次航班样们就要起灰打,你郎买打票地,要快咔,我们不紧等地……”

检票处

听说要登机打,这气这些枪炸打锅滴,有几过搬蛇皮太子地,还有一过老头子提地几个活鸡子,有过阿巴子地背后背一过伢,手地还牵地两过伢,一看就晓得是因为计划生育落实地不到位叻 。
检票员搞地热汗水流: “你郎这太重打 ,等哈要补票啊!”
乘客C “说咔别滴,上回两个大麻太也等我过克打地,这回就两个蛇皮太子就不行吧”?
乘客D:“老哥,来来来,你郎抽根黄鹤楼,我这几过活鸡子不消麻烦你郎的打,你郎帮我系地灰机底哈,又不占位子,反正它自搞也会飞”。


开始登机

空姐都穿蓝制服戴着红袖章,挥着小黄旗:“你郎们都不消挤的,妇女跟伢儿先上,后头地排队呀”。“喂!诺西过地落过伙计,嗯,就是你,我看你是挤上瘾咯!紧挤搞耸家,搞燥打,再挤哈不紧你过过坐打地叻。票呢? 把我瞄哈,等哈把你搞地角佬地坐。跟你郎们说呀!再看到腊过挤,都搞地角佬地坐地呀!”
空姐:“喂,你,你枪还冒有买票闷,你地票呢?”
机长:“他是X机长屋滴侄伢地老婆地舅子姑娘的外甥女伢”。
空姐:“哦 ,诺就算打,你郎进克”。
XX百姓:“我二打你地姆骂们手,我屋地是囊冒得过这样地亲戚啊?”

起飞

飞机飞行到十层楼的高度,正在天岳桥上空盘旋,空姐打开舱门喊道:“喂! 喂!喂!就是你,克那些克地呀?仙桃地走不走?有位置叻,不转圈圈打,20块钱一个,上来就走”。乘客: “到岳口,好多钱啦?”。空姐 “15块,快咔,我停哈,你郎把手递过来,我把你郎拉上来,快咔,不等交管地看倒打”。乘客上机:“你郎说有位子地叻,这哈坐满打闷,忽我地吧”?空姐一撇嘴 “慌耸家,说打有座位就是有,”拿出一个胶板疼,“拿克,专座”。

岳口大桥上空

副机长:“老大,看哈,前头有灰机”。机长把烟头往脚地一跌:“狗日地,又是QJ686!这狗日地们手又来跟老子们抢客打,看倒岳口人多达咔,天天来抢这西地客,后头地坐好打,我要超机打,快咔克毛嘴克!”


页面时时新 精彩天天有 欢迎光临 谢绝转载


木林森2011年07月18日




回复41

天门方言中的“鬼”字

2012-12-02阅读 2.2万杂谈


【金虎原创】
《说文解字》对鬼的解释是:人所归为鬼。意思是鬼是人的归属,人死后就化为鬼了。根据民间传说演绎出鬼多种含义,比如鬼聚集的地方是地狱或鬼域,不光明正大称为鬼头鬼脑,不好的活叫鬼话,不可思议的事情叫鬼事等等。
“鬼”字在天门方言中有其独特的内涵,尤其在口语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翻遍字典辞海也找不到解释。其中脱口而出的是“鬼哟”“鬼耶”,是表示不同意对方的意见,持否定的态度或者怀疑的态度。“鬼P”则泛指不好的人和事,在心烦意乱时频率更高。办事不力,没有本事的称为“鬼打架”“鬼打铳”;事情搞的一团糟叫做“枪鬼相”;遇到倒霉的人和事则会说“创打鬼打”(撞上鬼了)。“鬼相壳子”是表示人的相貌丑陋,却用于讨厌的人。骂起人来少不了用“鬼抽筋的”;称赞人精明能干常说“鬼精鬼咋”。贫穷落后的地方叫“鬼不生蛋的位置”,神秘怪异的人和事用“鬼得达倒(跌倒)”来表示,“鬼都不晓得”则是说藏匿很隐秘,任何人都不知道,有荒诞不经的味道。
用于称谓,“鬼”多指男性,“老鬼”是年长的妻子对丈夫的称呼;“小鬼”是父母向人们介绍或讲叙自己的儿子时常用的口语;“鬼子”通常是指外国人。“鬼跟你开玩笑”直译是“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或“我说的是真的”,这里的“鬼”居然是指代说话人自己!

回复38

天门儿歌 {欢迎添加}

2011-12-26阅读 1.4万杂谈
回复16

买光装筐

2014-01-29阅读 1.5万杂谈


这个事儿,讲说起来就有年头了。
那个时节,林歌还是一个二十恰闷出头的毛头小伙子,初出天门老家,满嘴巴爆出来的全都是天门茶米花子。我满心以为天门话是畅通天下无障碍的比普通话还普通话的交流工具,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应该懂得咱们天门的方言。
正月干,书记和厂长分头跟林歌谈了话,让林歌做综合队的小会计兼而代做厂里一些政工活路。
小会计的事务其实很繁琐。每天,队里不是下菜就是摘瓜,跟食堂和职工开很多票据;每隔几天队里还要宰猪割肉撒网打鱼,又得过称记账收钱开票;跟车到几百里远的运输队送肉鱼瓜菜那算是给小会计放假,可是,汽车却要爬很大的山才能到达矿上。烦人的事情还有,每个月都要给二十多个种菜种瓜养猪喂鱼的职工造工资报表单,再去厂部财务处领来工资,然后发放给大家。这在大家来说,可是兴高采烈的事情;可是在小会计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很省心的事情,一点儿大意都不行的,所以说很烦人。后来,调动工作说不是跟阿拉伯数字打交道,林歌急忙就答应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都只是背景,跟说天门方言还一点都没有扯上关系,是吧?
一天,队长说养猪场的老张要买两口大缸,用来装糠。小林会计你去找厂里财务处老王。老王是河南人,平时很精明的一个人,可是这回就像一个傻子。他听林歌说了几遍,看他神态表情还一头雾水。后来,他突然得救似地说:“王书记来了,小林你这个事还得书记批,你快跟书记说。”
于是,抗过美援过朝的老王书记坐下来以后,林歌就一字一顿地对他说了。王书记听完了,还要林歌再说一遍。林歌把声音又略微提高了一些,仍然一字一顿地:“队里养猪场,要买两口大光,用来装筐。”
林歌见他还是满脸狐疑,又十分认真地一边做手势,一边跟他解释:“大光,大水光的光呀!用来装筐的。筐,就是牲猪吃的那筐呀!”
只见两个不懂标准天门普通话的老王,哈哈大笑起来,还捧着肚子弯下了腰。



回复23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