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以前政府的征地模式是政府征地给钱老百姓,然后政府再与开发商合作开发商业项目,如我们的天门华西商贸城,只有租的,没有卖的。现在的利润非常可观,是政府与开发商的合作模范,但是老百姓不能享受到红利了。现在是否可以政府、老百姓、开发商一起合作,政府带着老百姓一起奔小康,因为老百姓已经没有土地了,如果只是给钱,他们迟早会花完,如果政府带着大家一起奔小康,政府征地、老百姓拥护,开发商积极,是一个三赢的局面:特别是:1、政府的商业街要建起来,肯定需要人员的聚集,这需要征很多土地,才能把人员聚集,并安置、发展;2、天门下面的各个乡镇一定会开通到天门北的汽车站,这也是要征地修汽车站;3、天门北站会修一个停车场,方便天门人民开车到天门北,然后坐高铁去各个地方,特别是武汉,可能只需要二十几分钟,这会极大的方便两地的经贸关系。4、如果能一天有三次的货运列车,特别是能运送面料、辅料的列车,在天门北周边做服装加工的小厂将会是极大的机遇。5、商业街的建设也是需要大量土地的征用。虽然天门北的规划是600亩,但是要做到上面这些,征地肯定远远不至这些,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让老百姓加入到政府的规划中,政府带着老百姓奔小康,老百姓有钱了,有保障了,敢消费了,经济活了,老百姓幸福了,政府税收多了。以上仅仅是个人的想法,希望大家不喷,可以把自己的想法留在留言区,为天门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建议。

8月6日,市委、市政府召开沿江高铁建设指挥部指挥长会议,听取沿江高铁建设工作进展情况汇报,进一步明确责任,细化任务,确保我市高铁建设加快速度向前推进。市委书记、市沿江高铁建设指挥部政委庄光明出席会议并讲话。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沿江高铁建设指挥部指挥长杨兴铭主持会议。庄光明指出,备受关注的沿江高铁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不仅能完善天门交通网络,还能让天门融入沿江城市群甚至是全国的大循环中,提高城市的美誉度、知名度和发展内涵,更好地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推动天门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和高质量发展。要以强烈的责任意识,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工作态度和勇于担当、敢啃硬骨头的勇气,切实做好高铁建设的各项工作,确保武汉至宜昌项目天门段早日开工,尽快建成,发挥作用。庄光明要求,要明确任务、落实责任,确保高铁建设各项工作有序平稳快速推进。要厘清工作思路。指挥部要配齐配强队伍,建立工作制度和工作台账,列出任务清单,充分发挥指挥、统筹、协调、督办作用,尽快高效运转起来;要加强对接,加大向铁四院以及省政府、省发改委、省交通厅等方面的汇报争取力度,争取各项政策、资金支持。要细化责任分工。市发改委要做好统筹协调,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要积极做好用地预审、站区规划等相关工作,市交通运输局要做好站前区交通规划,市财政局要落实好建设资金,市城投公司要做好投融资工作,市供电公司要配合做好相关电线迁改事宜。要加强协调配合,提高工作效率。庄光明还就项目建设中的具体问题提出了解决方案。会前,庄光明一行实地调研了沿江高铁天门北站规划选址。会上,铁四院专家介绍了站区规划方案,副市长、市沿江高铁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徐耀武汇报了项目前期工作进展情况及下步工作打算,各成员单位作了发言。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成员涂季,市政协原副主席、市沿江高铁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王和平参加会议。天门日报
近日,华中科技大学两名毕业生获得华为“天才少年”职位引发关注。其中计算机系统结构专业毕业的张霁获得年薪201万、姚婷年薪156.5万。   据悉,华为CEO任正非在去年4月20日的内部讲话中提到,2019年将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2020年还想从世界范围招进200-300名,“这些天才少年就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目前,华为招募的“天才少年”工资按年薪制发放,分为三档,最高档薪资可达201万元。  “天才少年” 为何选择华为?  他们拒绝腾讯和阿里巴巴等大公司offer(录取通知),经历7轮左右程序加入华为,希望能够为华为做一点贡献……  7轮考核入职华为  张霁说想跟志同道合的人合作  本次入职华为的张霁是湖北咸宁人,毕业于华科大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计算机系统结构专业。除了读书学习之外,平时张霁喜欢打羽毛球和跑步,生活作息规律。自2019年10月,张霁曾在美国纽约大学库朗数学研究所访问半年。由于科研项目较多,毕业时张霁没有主动投递过简历,但腾讯、IBM、阿里巴巴、深信服等公司都给出了offer, 其中最高年薪超过360万元人民币。  “选择华为最主要原因是能够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我想这在很多我了解到的公司里是很难具备的,但是华为可以做到。”张霁在谈到入职华为原因时表示,华为天才少年招聘标准非常严格 ,要经历7轮左右程序:简历筛选、笔试、初面、主管面试、若干部长面试、总裁面试、HR面试,任何一个环节表现不佳或出现问题都可能失败。但是华为不是一个唯论文、唯学校的公司。  张霁表示,在华为最艰难的时候加入,也是希望能够为华为做一点贡献,他同时呼吁更多青年才俊加入。  姚婷为女博士“正名”  我们很年轻很有活力  同时入职华为的华中科技大学博士姚婷则来自湖南省益阳市,就读于华科大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计算系统结构专业。除了学习专业课程,姚婷还选修了英语对外翻译。从2017年至今,姚婷先后到过美国天普大学访学、西部数据日本研究院实习。她最大的精神力量是家人的信任和爱,对自己的“知不足”。  毕业时姚婷也接到了西部数据、华为、腾讯和阿里巴巴的offer。但因为姚婷的研究工作和应聘华为的部门最为契合,觉得能够发挥博士期间所学,所以最终入职华为。她希望为华为云存储的发展壮大、为计算机存储领域的进步作出自己的微小贡献。  关于外界对实验室女博士年龄偏大、严肃无趣、难以接近的误解,姚婷表示反对:其实我们很年轻、很有活力。  才刚入职的姚婷一时被卷入网络热潮。面对公众铺天盖地的赞扬,她却十分清醒:“我觉得一个人的成功是要看他创造了多少价值,并不是说我拿到了156万年薪我就成功了。人生不是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我现在即使被大多数人认为是巅峰,它也不一定就是一个巅峰。而我中考的时候2A4B的成绩,它也不一定就是失败。这种节点上的得失,都没有什么价值。如果能够真正创造出有价值的产品或科研成果那才是有价值的。”  什么是华为“天才少年”  今年以来,华为至少已经招募了四位“天才少年”,分别是来自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两位博士生张霁和姚婷,以及来自西安交通大学钱学森学院的两名本科生。  华为未披露今年招募了多少位“天才少年”。  据证券时报报道,去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签发了一份总裁办电子邮件,根据这份邮件,华为对8名2019届顶尖学生实行年薪制,这8名员工均为博士学历,最高两名员工的年薪为182万-201万元;两名员工的年薪为140.5万-156.5万元;最后还有4名员工的年薪为89.6万-100.8万元。  在这份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中,华为公司表示,要打赢未来的技术与商业战争,技术创新与商业创新双创驱动是核心动力,创新就必须要有世界顶尖的人才,有顶尖人才充分发挥才智的组织土壤。  2019年6月27日,任正非在华为公司EMT(经营管理团队)内部的讲话提到,“今年我们将从全世界招20-30名天才少年,明年我们还想从世界范围招进200-300名。这些天才少年就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他说,“华为公司未来要拖着这个世界往前走,自己创造标准,只要能做成世界最先进,那我们就是标准,别人都会向我们靠拢。  华为“天才少年”的招聘标准非常严格,一般需要经历7轮左右流程:简历筛选、笔试、初面、主管面试、若干部长面试、总裁面试、HR面试。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或表现不佳都有可能失败,难度非常大。  “天才少年”的“特殊背景”  2019年12月至今,华科大先后有3名学生左鹏飞、张霁和姚婷入选华为“天才少年”项目,这与学校与华为长期合作、相互支持有很大关系。  华科大  每年向华为  输送300名左右毕业生  2019年5月,华中科技大学与华为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深化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成果转化等方面的合作,探索面向未来的前沿科学。  据悉,目前全球仅4人拿到华为“天才少年”的最高档年薪201万元,分别是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大学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的钟钊、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方向的秦通、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左鹏飞和张霁。  两名毕业生在网上爆红后,华中科技大学8月5日也回应了舆论关切。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华科大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党委书记夏松表示,2019年12月至今,华科大先后有3名学生左鹏飞、张霁和姚婷入选华为“天才少年”项目,这与学校与华为长期合作、相互支持有很大关系。夏松告诉记者,华为等企业肩负民族产业振兴使命,需要源源不断补充创新人才,当然他们一定有遴选判断的标准,学生个人的素质与知识经验的积累、所在学校及平台优势等应该都会考虑。  此外,在腾讯新闻话题栏目《Q问》平台,夏松还介绍称,华中科技大学每年都要为华为输送300名左右毕业生,目前包括校友郭平(华为轮值董事长)、孟晚舟在内的十多位校友担任了华为重要职务。据统计,截至目前华科大有超过1万名毕业生曾就职华为,当前在职数量为5700人左右。  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  连续两年培养出  最高档“天才少年”  记者注意到,张霁、姚婷出身于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  据记者了解,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的前身是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筹),系科技部2003年批准筹建的首批五个国家实验室之一,经过17年的建设,已成为国家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武汉·中国光谷”的创新研究基地。2017年通过了科技部的验收,正式改名为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  记者从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了解到,去年,研究中心的毕业生左鹏飞博士同样拿到了最高档入选“天才少年”项目。  夏松告诉记者,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的存储与光显示功能实验室,在存储方面的积累时间确实很长,而且也是比较公认的,在存储领域研究的比较深入的大型团队,所以跟BAT、华为浪潮等国内企业的合作非常深入。对于数据存储的重要性的认识越来越深后,市场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这就影响到了技术人才的争夺。所以学生培养不管是在哪个公司,只要他们具有高能力、高素质,都会很抢手。  对话天才少年的导师  仅仅关注年薪是不够的  华为天才少年的相关报道,从好的一方面来看,是激励学生们努力做好科研。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仅仅关注年薪是不够的。做科研是老老实实的工作,科研本身存在很多乐趣。  8月5日,天才少年张霁的博士研究生导师、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教授周可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周可透露,张霁在校期间学习成绩很好,对新知识有种强烈的渴求,一旦发现问题就会想办法解决。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张霁同学在校期间主要研究方向是什么?  周可:张霁从事的是AI for system方向的研究。(注:AI for system,系统人工智能,主要通过一些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技术来解决以前系统设计中的优化问题。)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与其他学生相比,张霁给您留下的最深印象是什么?是否有比较明显的特质?  周可:张霁最大的特点就是主动学习能力强。对他印象最深的是,求知的主动和创新的热忱,他对于新的知识,有一种强烈的渴求,一旦发现了问题,就要想办法去解决它。张霁在这方面的表现是很突出的。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如何培养出优秀博士?您认为要想成为一名计算机方面的科研人才,最重要的方面是什么?  周可:博士生的培养主要是对其学术创新能力的培养。计算机专业是一门工程性很强的专业,要求博士生在实际工程系统中善于发现问题,提出创新方法解决问题,做到工程和学术的统一。张霁等同学所在的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依托华中科技大学,是科技部2017年首批批准组建的6个国家研究中心之一,跟企业界有广泛的合作,为学生提供了很好的科研平台。当然,有了好的科研平台,想要脱颖而出还要靠博士生自身的努力。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对于张霁入选华为“天才少年”项目,以及近期媒体报道,您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周可:华为“天才少年”的相关报道,从好的一方面来看,是激励学生努力做好科研。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仅仅关注年薪是不够的。做科研是老老实实的工作,科研本身存在很多乐趣。我们国家现在科技逐步发展起来了,大企业对技术的需求很旺盛,为科研提供了实际系统和实际数据,这是我们的幸运。现在各种报道铺天盖地,已经给这些学生产生了不小的压力。他们毕竟刚刚毕业,刚刚参加工作,后面的路还很长,希望媒体在关注他们成长的同时,不要给他们太多的压力,尤其不要以多少年薪为导向,这不好。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卢燕飞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