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潭米粉

发表于 02-12 13:13    阅读4256  文学
◇杨柳



  镇不在大,美味则名之。老家有粉曰黄潭米粉,佳肴绝世而独立,上品天成。
  不过黄潭米粉却是那些不住在黄潭镇的人们叫出来的。家乡父老别样呼之,就叫粉,总是说:“吃粉去。”
  黄潭米粉儿时天天吃,怎么吃也不过瘾。六七岁时每每缠了父亲母亲“吃粉去”。不给吃就在地上打滚,滚到一只灰猴,婆婆便牵起手来:“走,吃粉去!”一边走一边唠叨,“角把钱也不舍得,不就一碗粉么!”
  稍年长了一点后,不时肩一根竹或者挑一担柴去得黄潭街,卖了柴就是一碗粉——当然是黄潭米粉。一碗粉一角钱,要不了一根竹或一担柴。吃时还不忘要一个锅盔,且吃且品。吃后自然不忘给婆婆捎上一个锅盔。不带米粉是因那粉汤汁太多,就是携着个陶钵,它也晃来荡去,待到家时一碗粉只剩了钵底。于是给婆婆卖柴钱让她自个去吃,不过她小脚摇摇,待到黄潭粉店,柴火灶里的灶灰都冷了。
  这么说你已看出,要吃黄潭米粉不是日上三竿,得天不亮就去。老家人兴赶早场,往往天没亮就上路,到了街上天才麻麻亮。店家晓得这行情,故而早早升火等着这一干人们。因此黄潭米粉不是整天都有得吃的。
  黄潭米粉好吃自不必说,难做,从头到尾要经工艺30多道,每一道工艺都是手工弄做,哪一道假了,它就变味。所以老家的人们常说:你哄它,它哄你。说的就是这番道理。
  姑妈家公是做米粉生意的。可惜轮到我可以卖柴的年岁却因家公去世而关门。家公有独子是姑父,姑父有肺痨家公不传。不过她家那些做粉工具尚自摆在屋里,我每回去都看到,姑妈也时常讲述。我虽没得要领但也知其一二:泡米粉要泡到位,且泡不好易酸,泡过到底多久,得看春夏秋冬;待那米有些溶后才磨浆,磨浆人工运磨,有时也用牲口;磨浆好后便开始压粉,压粉工具是一个很高大的木架子,磨好的粉浆倒入架子上一个圆形的容器里,容器底有筛子一样的洞,再用一个座在一根木头上的杵像活塞一样往容器里挤压,挤压时要两至三人。
  因为粉浆不能太稀,所以压下去很要力气。那连杵的木头如铡刀柄一般,胖粗胖粗的,用的杠杆原理。压下去的粉落在一口大锅里,米粉一下去,到了火候得捞起来,放到凉水容器里快速降温,以免粘连。做米粉虽有技术到底易学,调汤则不易,而黄潭米粉的味道全在于汤。听说那是秘方熬制的,老辈人叫“糊汤”,这秘方不轻易示人。
  不仅如此,做好的米粉上面还要扑一面上好的鳝鱼干,家乡人们称为“鳝鱼臊子”。臊子由香油炸酥,鳝鱼选料得是野处河沟自生,不是人工养的那种。最后才撒上葱花。翠绿的葱花、雪白的粉丝、外加喷香可口的鳝鱼臊子,其味不似人间吃食,罢后唇齿留香,意味深长。
  人老了,想那个味道想得慌。去年回老家也约了小女,因她的外婆住黄潭街上,小时吃得海量的米粉,早就有意去。旧时的粉店在渡口,原本是座码头仓库,后来河运式微,码头关闭了才改作粉店,仓库内可摆10来张桌子,可每回去吃都要排队。不过灶膛口放柴的是我学姐肖某娥,见了我不用招呼她就拿几张票来,又叫师傅多加些汤和鳝鱼臊子。不知道那粉店还在不,还有那肖某娥在不?
  到老家第一天,弟弟用一只木桶上街弄了粉回来,我吃罢一碗又一碗,把个长者风度丢去了爪哇国。第二天侄子继红专门从武钢赶来和我见面。所以在第三天一大早,大家就坐上他的车到了黄潭。在黄潭河边转悠少顷寻那仓库不见,更是没见肖某娥。于是回头找到一家粉店,只是店面大不如前。一张大方桌,四条1.5米的长板凳,几个人将一桌粉吃得如饕餮,让我畅快地回味童年。
  离开老家又许久了,想那味了,就与弟弟打电话,于是齿间便又逸出来诸多的黄潭米粉的美味,于是一缕缕的乡愁就在言语间缥缈。言语解不了嘴馋,弟弟便相邀:“回来,回来天天吃!”是的,该回老家喽!(摘自2019年2月5日《天门日报》)

  • 回复18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03

02-16 17:14

粉丝 232

02-16 16:22

粉丝 4

02-16 14:58

粉丝 216

02-15 09:42

粉丝 232

02-14 17:24

粉丝 12

02-14 17:13

粉丝 232

02-14 16:55

粉丝 216

02-14 12:36

粉丝 232

02-13 17:17

粉丝 9

02-13 16:47

粉丝 232

02-13 12:29

粉丝 232

02-13 12:28

粉丝 200

02-13 11:20

粉丝 6

02-13 08:12

粉丝 232

02-12 17:26

粉丝 216

02-12 17:24

粉丝 232

02-12 17:14

粉丝 10

02-12 15:12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