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笔者前段写了篇随笔《天使之伤》发在大天门,点击率两天之内达1.6万,这个数字只反映了广大读者对如今医患关系的强烈关注。文中曾提到一名肺炎小患者八次返院的事情,并没细写。在吾孙女基本已康复的时候,笔者有了些空闲,故专门去采访了这名小患者的家长。为了兑现对对方保护的承诺,这里对其所住村组和姓名隐去,谨用“小患者”代替。
    第一人民医院实行对患者在病还未完全康复时提前出院让其病复发再入院的方略,所谓的“周转率”使该医院儿科永远人满为患。在人民币如流水流入医院金库和医务人员荷包里时,受害的是广大小患者和其父母。可以说是经济、精神饱受摧残。
    吾的孙女就是千万受害者之中的一个,但我的孙女只往返了三次,就把一家人搞得精疲力尽。可今天文中要写的这个小患者,竟往返了八次。“八次”,什么概念?这个“八次”,并不比“八年抗战” 轻松。
    我们首先来看看小患者的家庭。小患者家住在天门最偏僻的农村,连路都还来不及硬化的死旮旯。笔者下了公汽走了好几小时的土路,问了上十个老人,才找到小患者的家。这是一个唯一还没建新房子的贫困户,一看就知是还在吃低保的农户。一进湾,成堆的土狗就汪了起来,有几个老人走出大门望了望,见来者并不像坏人,马上用竹棍将狗们赶走。
    “终于找到您了!”老人家见了我高兴地叫我“胡子”,毕竟是刚离开几天的病友。说着老爹爹给我端来一把糊满泥巴的木椅子,叫我坐。接着婆婆又用盅子给我倒了一杯水。在一番寒暄后,笔者才得知小患者的家真贫寒,简直贫寒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老两口快70岁了,共辅养了六女一男。当年,为了抱个儿子,除了骨头没卖,能卖的都卖了,交了罚款。在怀最后一胎时,村里的干部们把老人家用绳子绑去,用三个男人按着摁在板凳上,强行灌水,五斤装的塑料壶灌了五壶。“老头子刚强,死也没服。”婆婆一旁说道。“他们见老头子不低头,不表态,说是要拆房子。是我脑壳一闪,想了一计,我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我说:“你们要是敢拆我屋,我就死给你们看。”“后来呢?”“后来,他们就走了!”
    婆婆又从土壶里倒了一杯水给笔者。接着,婆婆说道:“哪知这人背时,生的个儿子天生一只腿长一只腿短,好不容易养大了,又说不到姑娘。到了三十多,才免强说了个姑娘,也是腿不利索。“他们人呢?”笔者问道。“都出去打工了,在家不得等死。”
    “那这次为孙儿住院,花了不少钱吧?”不提还好,一提,婆婆哭了起来。婆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了开来。“开始,这娃咳嗽、发烧,我们就把他抱到村卫生室,杨医生说不要紧,给了一点药吃了没效。后来越来越烧,湾里有个教书先生建议把娃赶快弄到城里去看,不然,把娃儿弄丢了,你们二老负不起这个责。你看我们都几十岁了,从来没出过门。还是那个先生好,为我们请了一个手扶拖拉机,把我们两老一小拖到镇上,先生又跟我们买了到城里的车票,我们才好不容易找到第一人民医院。可是每次住到第五、六天时,医生就通知我们出院,回来后,不到几天娃又发烧,我们又把娃弄到城里。”“别扯远了,人家问是不是花了很多钱,捡正经的说。”爹爹到底是男人,一旁插话道。只见婆婆从里屋拿出一个用手帕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医院的账单。“你看,都在这里。”笔者接过账单看了看,也用心算了算,八次住院共花去了近五万元。“孩子没办医保吗?”笔者问道。“村里是派人来家收了几回,可我两老手里哪有钱?说好了先由村里帮我们垫付,等我儿子回来还。没想到他们开了个玩笑,说忘了办这个事……”说完,婆婆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这次娃住院的钱都是我儿子找别人借的,这到哪里弄这些钱还啊!?”……
    老爹爹在一旁抽着劣质卷烟,小屋里弥漫着呛人的烟雾。“你郎来一下。”爹爹把笔者拉到屋外小声问道:“胡子大哥,我有点搞不懂,平时都听说市里的一医院是名医院,什么病都治得好,为何一个小儿肺炎,就治不好呢?还害得我们来回跑了八趟。”不得已,笔者将一医为了科室经济效益实行病人周转率的事告诉了老爹。老爹不懂什么周转率,只愤怒地大声叫嚷道;“**地们,这不是在杀人吗?孩子明明没治好,他们怎么叫我们出院呢?还让我们花了这么多钱!……”
    五万元,对城里的工薪阶层也许算不了什么,可对一对在城里打工的农村残疾夫妇来说,就不是个小数了,不吃不喝也得几年工作。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因此落下了体弱多病的身体,将来会这个贫困的家庭带来无穷的后患。
    白衣天使们,当你们手里数着成堆的奖金时,你们可曾扪心自问过自已的良心?你们可曾忏悔过你们所犯下的罪过?
    2019.4.19
回复12

故乡情

14小时前阅读 2623文学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乡.每个人对故乡都有不同的情怀.我的故乡在美丽的江汉平原.这里除了没有山.一切都有!春天有金灿灿的油菜花.夏天你能看到满池刚出水的芙蓉如少女般亭亭玉立站在你面前!秋天你能看到那一望无际绿油油的稻田随风摇摆.每当扬花时节.芬芳稻花香朴鼻而来.香的让人止息!冬天来到.总有几场大雪给大地披上银装.把家乡装扮的分外妖娆!
    小时候.家在农村.那个年代.温饱难系.也没有钱买玩具社会生产聚焦是人们的肚子.而不是脑子.真的忘记自已亲手制作过多少玩具.反正什么毽子.陀螺.风筝.铁环.弹弓.弯弓竹箭啦.就连乒乓球拍.木板拖鞋都是自己铇制的.尤其是夏天"双抢"季节还要参加生产队.拣谷.捉虫.割草等体力劳动.
    现在想来.真是可怜!但也充实.各种游戏.各种劳动布满了童年的分分秒秒.听大人讲"徐苟三的故事""程咬金屁股拜旗"的故事.津津有味.现在看来也许俗不可耐.但也令人捧腹开怀!
    每当夜幕降临.由于没有电灯.整个村子一片柒黑.只有看着那高高的天空布满的星星.守望看一颗流星的划过!就觉得天空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亮.曾几何时对那整夜通明的城市是多么的向往!

    后来年令渐长.怀着对城市的向往.来到了县城.在那建设中的小城奋斗了三十年.游走了多个行业.在那奋斗的年代努力拼搏!慢慢的实现着自己的梦想与抱负!后来离开了曾经战斗过的城市。
    
    如今.无论我站在断桥看西湖.还是站在杭州湾景观台看跨海大桥的雄伟.还是站在广州的洛溪大桥上瞭望珠江的美景.总觉得没有我故乡亲切!没有故乡美!其实故乡真有那么美吗!其实那是一份情.对故乡抺不掉的一种亲情美!
    如今的花城天在蓝.水在碧.花在香,情在浓也无复故乡的色彩!那美好的回忆亦只能永远保留在心里!亦只能怀念!

    2019..4..19凌晨
回复9

美学专著《想象论》出版

2018-12-03阅读 2.2万文学


《想象论》http://www.hainanzuojia.com/KindEditor/attached/image/20181202/20181202110526_2989.jpg

作品:想象论作者:杨柳出版:南方出版社时间:2018.10
《想象论》是一本系统地论述想象与创作关系的论著。作者从美学视角,详尽论述了想象这一意识活动对于创作的重要性。《想象论》主旨是:作家想象选择的材料来自审美经验,重点在于,作家想象的结果,也就是创作过程与结果必须遵循作家与全社会共通的审美标准,呈现美学意义。作者从想象的被触发开始,论述了想象的前提、本质、度、特征、时空结构、内容与形式、质与量等,还论述了想象与美及其他意识活动的关系。《想象论》从想象本体出发来研究创作,与自文学作品这一角度来研究想象,是分道扬长,因而研究的方法与后者别样,相信会给作家们有新的启发。《想象论》共29章,28万字。其中有部分章节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在报刊上发表。
目 录
第一章 想象的源…………………………………………………………1 第二章 想象的前提——内在境界与外在氛围…………………………18 第三章 想象内容的主客观性的对立统一(本质)……………………36 第四章 想象的度…………………………………………………………52 第五章 想象的特征 ………………………………………………………63 第六章 想象的时间链——持续时的结构………………………………74 第七章 想象的空间域——展延时的广袤………………………………82 第八章 想象的被动与主动两面性………………………………………94 第九章 想象的特殊和一般………………………………………………110 第十章 想象的现实内容和浪漫形式……………………………………123 第十一章 想象活动质与量的规定………………………………………140 第十二章 想象与审美的联系以及想象中美的形态 ……………………152 第十三章 想象与真的论辩………………………………………………169 第十四章 想象与善的论辩………………………………………………176 第十五章 想象与力的论辩………………………………………………183 第十六章 想象与美的范畴………………………………………………199 第十七章 想象与希望的美………………………………………………209 第十八章 想象与和谐的美………………………………………………221 第十九章 想象与奇突的美 ……………………………………………227 第二十章 想象与写作行为………………………………………………236 第二十一章 想象与写作风格 ……………………………………………256 第二十二章 想象与抽象思维的对立统一 ………………………………267 第二十三章 想象与记忆的分辨 …………………………………………280 第二十四章 情感适应美与想象发生的必然联系………………………292 第二十五章 想象与生活的美相伴而行…………………………………298 第二十六章 想象判断与主体日常行为的关系…………………………307 第二十七章 想象在人类意识活动中所处的地位………………………315 第二十八章 想象力的训练——由自约性向自发性的发展 ……………322 第二十九章 想象载体生理学嬗变和想象本体心理学萌展 ……………328 后记……………………………………………………………………… 351



电影《无双》再感

昨天 12:15阅读 1118文学
          昨天说到《无双》的两个主演,没说完,今天接着聊。如果老周和老郭不是老戏骨而是新人,我想评委一定会把最佳男主角投给两位中的一位,这应该没有疑义。但大奖最后给了黄秋生(我本人并不喜欢此人),回头想一想,觉得也说得过去。先说郭富城,我总觉得郭富城在电影舞蹈唱歌上齐头并进,这人路子不对头。换句说讲,你郭富城真正说来,在三条路上都没能做到最好最优秀。是啊,你当初的职业是舞蹈,可你能和顶尖舞者相比?唱歌,实力离张学友谭咏麟刘德华们还是差了一大截,而电影,又比不上梁朝伟梁家辉们,更谈不上和周润发比。那么,是不是说,郭富城演技一无是处了呢?也不是。打个比喻,在NBA,有科比、詹皇这样的超级巨星,也有考辛斯、格林这样的一流二流好手。我觉得,郭富城就是考辛斯格林这一类。实际上,郭富城的电影,我看过很多了,演技不错,但又总觉得应该更好。当初看《最爱》就是这种感觉。有人拿郭富城和美国的小李子比,这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不过,小李子的实力,配得上顶尖,但郭富城不行。他们的相同处,就是都长得帅,长得帅在电影界是非常重要的,这不言而喻。小李子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演员,他的表演极具爆发力和张力,而且,此人对电影表演具有献身精神,可以用拼命三郎来形容。

          回到《无双》,郭富城在前面三分之二的表演,我认为是很到位的,对角色的理解与诠释可谓精准。但是到了最后反转阶段,特别是他所演的李问在假释后与初恋阮文相处的一段,就不行了,有一个做爱的情节,张静初的表演极其精湛精准,但我觉得郭的情绪动作的处理相当草率随意,这就看出功力了。超级巨星在关键时刻的控制力是无与伦比的,但郭在做爱一环,表现得就像一个好色之徒那般急迫,你也可以说是“入戏”,但此戏非彼戏,那就倒胃口了。这个细节,可以说是败笔。另外,最后在游艇上,张静初的表演依然出色,而郭富城好像没抓住人物的灵魂,显得与前边人物的铺垫脱节太多。

         再说周润发。周润发在这部片里,令人欣喜的是,他以六十多岁的身体,演出了青年或中年时期的那股激情,但在我看来,还是有些过了,无论情绪还是动作,都有些失控。黑老大的狠与凶残是表现出来了,但周润发年轻时最能打动人心的那种感情,却消失了。那种迷人的笑,没有了,那种侠肝义胆的小马哥形象,缺失了。而这些,才是周润发作为超级巨星的魂啊!没有了。不是说完全没有了,是那种精准的拿捏没有了。还有一个,就是枪战,这个,本来,是周润发最拿手最值得人称道的地方之一,但是,导演和周润发本人还停留在几十年以前的那种情怀与情结里。其实,那个年代人们喜欢的枪战,如今随着观众文化素养的提高,已经没多大意思了,但电影里还在大书特书。换句话讲,你这是在吃老本啊,根本没有创新与进取!

        影片里,伪钞集团的鑫叔这个物,或者说这个演员,虽然戏份不多,但令人印象深刻,表演那是相当好。最能记住的人物,我想大约就是这个鑫叔了,其次,是张静初演的阮文。不得不说,张静初这些年在电影这条路上被耽搁了,从出道至今基本处于下坡路,但在这部片子里,表演非常到位,如果我做评委,一定投她最佳女配角。
回复4
父亲去世三年后,你来到了我家。同父亲相比,你平凡得实在是乏善可陈。可是,50岁的母亲需要一个老伴儿,而一个50岁的老人对另一半的要求也务实本真很多——只要人好就行。

而你具备这个最基本的条件,你是远近闻名的好人,具体地说,你是一个老实人。和我母亲第一次见面那天,你很难堪。因为你深知自己各方面都没有优势——房子小、工资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而且刚刚结婚的儿子一家还需要你的帮衬。

说实话,母亲也只是为了给介绍人一个面子,才决定去见你的。而最终让母亲对你产生好感的原因,是你的那手好厨艺。见面后,你说:“老李,我知道你条件好,啥也不缺,所以,没什么送你的。不管怎样,咱认识一场,你中午就在我家吃口便饭吧。”你的诚恳让母亲不忍拒绝,她留了下来。

你没让她伸一下手,然后就做了四菜一汤,让母亲吃得不忍释筷。临走时,你对我母亲说:“以后要是想吃了,就来。我家虽不宽裕,但招待个南瓜还是一点儿都不费力气的。”

后来,母亲陆续又看了几个老头儿,可是,虽然哪一个看上去条件都比你要好,但最终母亲还是选择了你。理由其实算得上自私——她服从并照顾了父亲大半辈子,她想做一回被照顾的对象。
就这样,你和我母亲住在了一起。

那天,你、母亲,外加我还有你儿子一家三口,一起吃了一顿饭。我特意将这顿饭安排在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里,表面上看是为了表达对你的重视,其实是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在作祟。

但你并没有让我的炫耀得意多久,走出酒店时,你悄悄对我说:“以后咱就是爷儿俩了,你要请我吃饭就去街边的小店,在那儿我吃得饱,还不心疼。”

是你那太诚实的表情烫伤了我的虚伪,让我觉得,跟一个老实人玩心眼,就像大人哄一个孩子的糖球儿一样,已经接近了一种无耻。

你把我母亲照顾得很好,她每次见我都嚷嚷要减肥,那语气是幸福的。我犹记得从前,父亲还在的时候,每一次我回家,她都跟我抱怨,抱怨我父亲那几乎坚守了一辈子的陋习。

你做的饭的确好吃,我在吃了几次之后,对妻子所做的饭颇有几分不满。一次,和你们一起吃饭时,我忍不住对妻子说:“下次屠叔做饭时,你在边上学着点儿。”妻子表情中并没有虚心好学的成分,反而有几分愠怒。你赶紧出来解围,你说:“我这辈子啥都做不好,就长了点儿吃的本事。你们可都是做大事儿的人,千万别跟我学。要是馋了,就回来,随时回来。这做饭的啊,最怕自己做的东西没人吃。”

那天我们走时,你包了好多你做的东西让我们带上,还把我拉到一边说:“再别夸我做的饭好吃了,说真的,谁一说我这个优点我就脸红。一个大男人,把饭做得好,其他方面草包一个,这哪算优点啊。”

回家的路上,我跟妻子复述了你的话。她说:“他这个人,天生伺候人的命,天生就愿意低到泥土里。咱妈有福气,老了老了,当把皇太后。”我一边开车,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感受妻子对你的轻贱,心里并不想替你辩解什么。毕竟,你始终是个外人嘛。
我搬新家的那天,你和母亲来给我们燎锅底。你严格地按照民间燎锅底的习俗,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可是,等到吃饭时,你却没有出现在主座上,到处都找不到你。打你的手机,也是关机状态。像是掐算好了时间,等宾客散去,你回来了,仔细地收拾着那些狼藉杯盘,将剩菜剩饭装在你事先准备好的饭盒里,留着回家吃。

母亲不希望你这么做,觉得委屈了你,你小声对她嘀咕:“晚上我给你新做,这些我吃。”母亲说:“干吗天天吃剩菜剩饭呢?你知不知道我见你这样,心里很难受。”“你千万别难受,让我看着这么浪费我心里才不舒服呢。树赞(我的名字)的钱都是辛苦换来的,咱帮不了孩子,那就尽量帮他省点儿。”

你的话,让我母亲心疼了很久,然后她决定告诉我。听着母亲在电话里替你说好话,我内心的感受很复杂,同时也为自己的这份复杂感到惭愧。

渐渐地,对你的好感越来越浓。有时候,甚至有一些依赖,你总是无声地为我们做很多事——换掉家里的坏水龙头;每天接送孩子上幼儿园;母亲住院时,不眠不休地照顾她,直到出院后才告诉我们。

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也会病倒,而且病得那样严重。你在送我儿子去幼儿园的路上轰然倒下——脑血栓,半身不遂而卧床。

我,还有你的儿子,起初对你的治疗都很积极,我们希望你可以好起来,依然可以像从前那样为我们服务,任劳任怨地。可是,你再也没有站起来。原先只会微笑的你,变得无比脆弱,总是流眼泪,我母亲照顾你,你哭;你儿子给你削水果,你哭;我们推着轮椅带你去郊游,你哭;多次住院,看着钱如流水般被花掉,你哭。

终于有一天,你用剃须刀片朝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切了下去。抢救了5个小时,你才从死亡线上挣扎着回来,很疲惫,也很绝望。

没有想到的是,先我弃你而去的,是你的儿子。他开始很少来看你,直至后来连面都不肯露一下。每次打电话,他都说自己在出差,回来就过来看你。

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在这个时候跟我提出要和你分手。你们本来也没有登记,就是一拍两散的事情。母亲跟我说:“我老了,照顾不动他了。妈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也不能捡个残爹回来,做你的拖累。”

这就是冰冷的现实。我不想让母亲去做这个恶人,于是我狠狠心,决定由我来说出分手的话。我对躺在医院里的你说:“屠叔,我妈病了。”你的眼泪又是夺眶而出,曾几何时,你的眼睛就是一个开关自如的水龙头。我尽量做到不为之所动。“你知道,我妈也一把年纪了。这些日子,她是怎么对你的,你也是看见了。”你继续流着眼泪点头。

“屠叔,我们都得上班,我妈身体又不好。你看能不能这样,出院后,你就回你自己的家,我帮你请个保姆。当然,钱由我来出,我也会经常去看你。”

话说到这里时,你不再哭了。你频繁地点头,含含混混地说:“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不用请保姆,不用……”

走出病房,我在医院的院子里还是流了眼泪,说不清是解脱后的轻松,还是心存愧疚的疼痛。我去了家政公司,为你请了一个保姆,预交了一年的费用。然后,去了你家,请了工人把你的家重新装修了一下。我在努力地做到仁至义尽。不为你,只为安抚内心的不安。

你出院回家的那天,我没有去,而是让单位的司机去接的你。司机回来后对我说:“屠叔让我跟你说谢谢,就算是亲儿子,也做不到你这一点啊。”

这些话,多少安慰了我,我感到了一丝轻松。可这轻松并没有持续得太久。

你不在的那个春节,过得有些寂寥。再也没有一个人甘愿扎在厨房里,变着花样地给我们做吃的。我们坐在五星级酒店里吃年夜饭,却再也吃不出浓浓的年味。儿子在回家的路上说:“我想吃爷爷做的饭。”妻子用眼睛示意儿子不要再说话,可是,儿子反而闹得更凶:“你们为什么不让爷爷回家过年?你们都是混蛋。”妻子狠狠地给了儿子一个耳光。可是,那耳光却像打在我的脸上,脸生生地疼。

儿子的一句话,让我们曾经自以为的所有心安都土崩瓦解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母亲的眼睛也红红的。

可想而知,那是一个多么不愉快的大年三十。我无比怀念去年你还在我们家的那个年——一个家的幸福温馨,总是建立在有一个人默默无闻地付出,甘当配角的基础上。今年,配角不在了,我才知道,戏很难看,极为无聊。

不知道在这个夜晚,屠叔,你跟谁一起过?又是否也会想起我们?会不会为我们的无情,心生悲凉!

新春的钟声敲响后,我还是驱车去了你那里。你步履蹒跚地给我开了门,见到我,嘴上在笑,眼里却有了泪。走进你冷锅冷灶的家,我的眼泪再也没有止住。我拿起电话,打给你的儿子,大骂一通之后,开始给你包饺子。保姆回家过年了,给你的床头预备了足够吃到正月十五的点心,我再次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娘。

热气腾腾的饺子终于让你的家里有了一丝暖意。你一口一个地吃着饺子,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我打开那瓶之前送给你的五粮液,给你和我各倒了一杯。酒水下肚,我说了许多话:“屠叔,你不能怪我,我也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云云。”你一直在点头,依然还是那句话:“你比我亲儿子都要亲。”

我在初一的凌晨摇摇晃晃地离开你的家,喝了酒,只好把车停在你的楼下,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满目凄凉。手机响,是妻子打来的:“你在哪儿?”我再次发了火:“我在一个孤寡老人的家里。我们都是什么人啊?人家能走能动时,咱利用人家;人家现在动不了,咱把人家送回去了。咱良心都让狗吃了,还人模狗样地仁义道德,我呸!”

站在大街上,我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骂够了,骂累了,我毫不犹豫地跑了回去,背起你就往外走。你挣扎,问我:“你这是干吗?”我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对你说:“回家。”

你回来了。最直接表达高兴的,是我的儿子。他对你又搂又亲,吵闹着要吃炸麻花,要做面人小卡。

妻子把我拉到小屋,问我:“你疯了?他儿子都不管他,你把他接回来干吗?”我不再发火,心平气和地对她说:“他儿子做得不对,那是他的事,不应该成为咱放弃屠叔的原因。我不能要求你把他当成亲公公,可是,如果你爱我,如果你在乎我,就把他当家人。因为在我心里,他就是家人,就是亲人。放弃他,很容易,但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儿。我想活得心安一点儿,就这么简单。”

同样的话,说给母亲听时,她泪如雨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儿子,妈没想到你这么有情有义。”我说:“妈,放心吧。话说得难听一点儿,就算有一天,你走在屠叔的前面,我也会为他养老送终。再说白一点儿,以我现在的收入,养个屠叔还费劲吗?多个亲人,有什么不好呢?”

不一会儿,我的儿子进来了,进来就求我:“爸爸,别再把爷爷送走了。以后,我照顾他,以后你老了,我也照顾你。”我把儿子搂在怀里,心里一阵阵惊悸,还好,还好没有明白得太晚,还好没在孩子心目中留下一个不孝之子的印象。

“爷爷嘛,就是用来疼的,怎么能是用来送走的呢!”我含泪跟儿子开了句玩笑,给他吃下了定心丸。

你渐渐地安静下来,不再哭了,每天都坐在轮椅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我,对你很挑剔:“屠叔,今天这套衣服穿得有点儿不帅啊,稍微有点儿配不上我妈。”“屠叔,几天没擦地板了,不是我说你,越来越懒了啊。”我没大没小地跟你开玩笑,你乐得合不拢嘴。

一天,你把我叫到你的房间,从被子下面拿出一个存折。你说:“这钱,给你。我知道,为我治病你花了很多钱,这点儿钱根本不够。而且给你钱,也没有让你管我老的意思,就是屠叔一点儿心意……”我说:“屠叔,你不用说了,我收下。”你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拿着这张存折,我找到了你的儿子,把存折和密码告诉了他,我对他说:“这是屠叔给你的,他知道你过得不容易。我没别的意思,就希望你隔三岔五去看看他,不要等到哪一天他没了你再想看,到时候你只能在梦里折磨自己。还有,我这次找你也是想告诉你,放心吧,屠叔的老,我来养。”

我没有告诉你那些钱的去向,我知道,接受可能会让你更好过一点儿。

那天,你的儿子带着妻子、孩子来看你,你虽然没有流露出抱怨的意思,可是,从你们的言语之间,我还是看到了生疏的痕迹。说实话,我的内心居然充满了一点儿小小的得意。亲生又怎样?人与人之间,只有关爱,才可以亲近。就像我和你,现在,可以开各种玩笑,也可以托付各种心事。这些,岂能用得失来衡量!

母亲和你正式地登记结了婚。这之后,每个周末,不管有多大的事情,我们一家三口都会风雨无阻地回家——你和我母亲的家。等待我们的永远是一桌很家常、很可口的饭菜。你居然能做饭了,虽然是在轮椅上,这在别人看来实在是个奇迹,但是,我们却对此习以为常,觉得你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生命不息,为儿女操劳不止。你乐在其中,我们,也安于享受。

只是,你的孙子很心疼你,总是在我“狠心”地让你自己夹菜或者让你自己想办法上厕所时,偷偷地为你服务。看着你俩小心地保持着你们之间的默契与秘密,我的心里溢满幸福——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渐渐地,你又像原来一样,开始做这个家庭的配角,把自己放在努力不被关注的位置上。你觉得那里安全,那是最适合你的位置。我也不再同你客气,有时甚至会命令你做一些家务,比如在你有些慵懒的时候。我知道,我必须用这种方式尽量延缓你的衰老,延迟你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速度。
回复17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