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一直以来,天门在发展服装产业上有一个误区,天门虽然有几十万外地服装产业工人,但是天门却没有什么作为,这里面有几个重要原因不得不说
原因一,天门人的思想陈旧,造成长期一盘散沙。很多天门人瞧不起天门了,甚至都时间一长,自已都瞧不起自已了。
原因二,天门长期在外打工,以前人穷志短,在外漂泊,时间长了,在外让人虐待惯了,自已都不相信自已的重要性了。跪的时间长了,站不起来了。
原因三,因为不热爱家乡,没有根,自然把希望寄托在外面,以致于不到外面混,都不好意思,感觉自已丢人了,这种思想造成一处恶果,就是以离家为荣,在家为耻,如此恶性循环,天门永远没有希望,天门人都不建设天门,谁来建设天门。
原因三,天门人之所以不回天门,是在为怕回来把赚钱的机会让给了别人,让自已吃了亏,让别人得了好,所以,都不敢回。
但是,今天我有话说,我感觉这一次广州全面整治导致天门人离开,是一个天大的机会,首先,不存在谁走谁不走的问题。现在天门人的选择是再找一个阴暗的角落继续象老鼠一样偷偷摸摸当牛做马般的过苦日子,还是正大光明的回到家乡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希望选择后者,因为我们伟大的国家发展到了今天,已经不同于往日,现在服装产业最为重要的不是产业链,而是大量的熟练的一线服装工人,所有的一切都建设在必须有工人的基础上。几十万天门服装人就是一个伟大的平台,但是他们文化低,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已的重要性。在这个时代,中国选择做服装这种苦工种的人只会越来越少,这几十万人,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是战略性力量,一旦缺失了这些工人,短则一年二年,长则永久是到哪里都补充不了的,所以如果这些工人能得到有效引导,在天门建立大的服装加工基地,将会迫使其他相关产业,不得不向天门靠扰。
美国和欧洲因为没有人愿意做衣服,不得不隔着太平洋找到了中国,现在中国的服装产业工人不足了,中国的老板不得远涉印度洋,越过广西十万大山到越南找工人做服装,这一切的中心是什么,是工人,是能吃苦耐劳的一线工人,没有这些工人,什么链都建不起来。请领导们,一定要重视起来,天门人自已也要重视起来,几十万天门从事服装产业的工人们,你们是重要的战略资源,是一切产业的基础,是你们成全了完整的服装产业链,你们就是平台,是你们成全一切,而不是外事外物成就了你们,离开了你们,整个服装产业链是注定要坍塌的。
没有了你们这几十万人,现在在中国不可能再组织这么一个庞大的愿意吃苦耐劳的群体了,以后更不可能。谁都不会再心甘情愿让自已的后代走自已走过的苦路。意识到自已的重要性吧,天门人。

大家试想一下,突然少了这几十万人,再培养出来这么一个大的吃苦耐劳的群体将会付出多大的代价,靠90后,00后,可能吗。

这些人,如果能一致行动,将迫使其它相关产业,必须向天门靠拢。
始终坚持“产业第一”、以工业化为主线,招商引资,培优扶强,做大经济总量。
  一是做大做强做特工业。始终把招商引资作为天门加快发展的生命线,引进中央企业、500强企业和行业排头兵企业,培育新兴产业,提升优势产业,力争每年引进亿元以上项目20个以上、5亿元以上项目10个以上,确保招商引资总额两年翻番。5年内形成纺织服装、医药、食品加工、生物产业4个百亿产业。着力培育骨干企业,深入推进中小企业成长工程、税收千万元企业培育工程。完善扶持企业上市的政策和工作机制,争取5年内上市企业突破2家。大力推进企业科技创新,着力建设中部最大的泵阀检测中心。

  二是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做强做优粮食、棉花、名特水产、杨树等八大优质特色农产品基地,稳固全国粮棉油生产大市地位。着力提升粮油精深加工水平,突破性发展棉花及棉副产品、畜禽产品、果蔬产品、林木产品四大特色农产品加工业,其中棉花及棉副产品加工产值突破100亿元。以棉花产业科技园和中国(天门)棉花交易中心为主体,打造“中国棉都”;以华丰农业专业合作社为龙头,打造8万亩全国粮食生产高效示范区。建成2个10万亩国家级标准化农业示范区(张港花菜、嘉祺蔬菜)、5个省级标准化农业示范区。

  三是加快发展和提升服务业。加快区域性专业市场建设,大力发展农产品流通,培育一批流通品牌企业和带动力、辐射力强的专业市场。力争中国(天门)棉花交易中心,建成全国最大的棉花交易市场和国际化现货超市;义乌(天门)小商品城,建成区域小商品集散地;天门农产品交易中心,建成江汉平原最大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突出“陆羽茶文化”,大力发展茶文化交流、茶叶加工和茶产品交易博览,加快建设陆羽故园和茶山御史生态科技园,打造“中国茶城”;突出“佛祖文化”,建设“佛祖圣地”;突出“石家河文化”,尽快启动石家河大遗址公园建设。



湖北省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涉嫌草菅人命!人间悲剧类似的事情我一直都是当故事或新闻来听的,从没想到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母亲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湖北省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给残害了。我母亲今年61岁,有点高血压,一直在吃降压药,其他都还好。今年9月17日起床后,突然左腿麻木无力,且左手大拇指也明显无力;第二天上午起床后左腿无力程度加重,要扶着东西走路。9月19日到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脑梗死、高血压病,CT检查:颈动脉血管堵塞,其他均为正常。医生要求住院治疗。住院期间,主治医生对我母亲说,这个是轻微的中风,不算严重,但要引起重视,现在是治疗的黄金时期,颈动脉血管堵塞,要做一个小手术——颈动脉支架植入术(CAS),这个手术非常简单,是微创手术,只需要把一个很小很小的支架放在血管里就可以了,支架可以撑开堵塞的血管,让血流正常,否则,如果不做支架手术的话,以后随时可能发生更严重的中风、偏瘫甚至是猝死。原本,手术安排在10月3日,主治医生说专门请了武汉的专家教授来做手术,手术后只需要住院3、4天就可以出院了。因为我在外地工作,这个时间做手术刚好合适,我可以利用国庆假期在医院陪护母亲。但等到了国庆,主治医生一直都很忙,一直没有安排手术的事情。到了10月3日说是专家没安排得过来,只有节后再说了,可以先办理出院,等节后再办理入院安排手术。于是,我母亲于2017年10月4日出院。住院期间经过静脉输液、针灸理疗、服药等方式的治疗,我母亲左腿肢体无力有所缓解,可以扶着单拐行走,或扶着楼梯自己上下楼。出院病历上记载的情况都很好,很正常。我母亲回家后除了要扶着单拐行走外,其他饮食起居都与常人无异。国庆节后,我母亲又于10月9日办理住院手续,医生安排了10月12日下午一点做手术。手术前一天晚上,医院神经内科主刀医生杨小华给我说,他看了一下CT片有点麻烦,主要是怕颈动脉太狭窄导致导管无法穿过去,这时就必须做颈动脉剥脱手术,所以最好还是请个教授来做。但医生从没有给我们说过这个手术可能存在的任何风险或并发症,只是让我签字就可以了,一直都说是很简单的小手术。手术那天,我在手术室外等候,医生说一般这种手术一个多小时就做好,可我母亲的手术却持续了近三个小时。16:10左右手术结束后,两位医生(主治医生和武汉的专家医生)都汗流浃背,说是今天碰到难做的了,一般人颈动脉的血管是直的,而我母亲的是弯曲的;不过虽然难做,但手术是成功的,支架已经放进去了。由于手术时间长,我母亲也很累。术后我母亲被送进重症监护室观察,说是观察24小时都正常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自己家属照顾了,再住院3到4天就可以出院了。我松了一口气,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等了一会就出去买东西吃。结果,大约16:54,在去买东西的路上,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我母亲说话不清楚,让我马上过来。17:00左右赶到医院,和医生一起推妈妈去做CT检查,这个时候妈妈意识还是清楚的,但说话已经不顺畅,且说左侧没有知觉了。检查完后又推进了重症监护室,时间是17:30左右。我在重症监护室外焦急等待,直到晚上22:00点,医生告知我妈妈已经重度昏迷且瞳孔放大散光,让我签字,必须马上进行开颅手术,22:30进入神经外科手术室,直到凌晨1:30做完开颅手术,我妈妈又被送进了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直到今天(10天了)。从母亲开始手术开始,整夜无眠,默默地为母亲祈祷,希望她能平安迈过这个坎!我不禁要问,这从做完支架介入手术后,半小时我妈妈就出现说话不清,左侧肢体无知觉,已经出现严重CHS症状,直到我妈妈重度昏迷,约五个半小时,医生居然没有任何应急预案去处理,延误了我妈妈病情。第二天,医生说,我母亲脑部虽然做了处理,但仍然有渗血和肿胀,人仍然处于昏迷状态,上了呼吸机,但呼吸机只能上3天,不然就可能出现肺炎,就看她自己能不能挺过来了。由于我母亲病情危急,我哥和舅舅以及其他的亲人都纷纷从外地赶回来。每天下午两点半家属可以通过重症监护室的摄像头看一下病人,询问一下护士病人的情况。手术第二天下午,我透过监控看到母亲仍处于昏迷状态。到第三天上午,医生说肢体有点反应了,要把喉管切开把痰排出来。第四天,医生说是可以自主呼吸了,没有用呼吸机了。但我母亲仍旧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到10月18日,我们又问了神经内科的医生,说是希望很渺茫。10月19日晚,我们又请了武汉同济医院的专家过来会诊,说是颅内仍有大量血块,需要病人自己吸收,大概需要几周时间,但现在仍存在水肿,还是要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等情况稳定了,才能转到普通病房由家属照顾。10月22日,医生说水肿越来越严重了,所以希望很小了。这十多天里,我和我家人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一样,一下子从希望的顶端掉到绝望、悔恨的深渊,医院再给一点点希望,最后带来的是更多的失望和绝望。我母亲手术前好好的一个人,谈笑风生的,被送到手术室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了。如果医生当时告知我们这个手术存在这么大的风险或者是这么严重的并发症的话,我们绝不会同意手术!而是选择保守治疗,平时注意饮食,注意适当的锻炼休息,进行相关的针灸理疗,并服用对症的药物,这样的话我母亲就不会成现在这样。我查阅了相关的医学资料,我母亲的情况属于颈动脉支架手术中存在的最严重的并发症,叫高灌注压综合征,需要在术前做好各项检查并经医生会诊,进行综合评估,出现这种并发症的几率有多大,是否适合做手术,并采取相应的预防措施。我妈妈做完支架介入手术就马上出现这么严重的CHS症状,经过CT检查确实发现右侧脑血肿,提示蛛网膜下腔出血。右侧基底节放射冠区软化灶;这说明临床发现脑出血过晚。患者手术后即出现左侧无知觉,伴言语不利。这些脑出血的临床症状,明显而严重,证实在严重的临床症状前已经有一段时间出血,从而说明手术过程中即有出血,而医生没有注意及观察到,没有及时发现并采取有效措施,出血量持续加大而无法止住。作为一家三甲医院,颈动脉支架植入术过程中要做好患者的动态监控,密切关注患者各项异常情况。医院应当第一时间发现患者的脑出血症状,出现脑出血应当有完善、全面、迅捷的预案,应第一时间停止支架植入,而进行脑出血的急救,控制脑出血量。医方在脑出血刚有临床症状时就应警觉,而不是等出血量过大,患者出现头疼、言语不利、肢体偏瘫等症状都出现时都没有考虑脑出血的诊断。等CT检查才迟迟明确诊断,为时已晚、回天无术。作为颈动脉支架植入的并发症医方谈话记录中也明确记载了可能会出现脑出血这一情况的,对于已经预料可能出现的情况没有做好有效的防范以及第一时间抢救措施,过错不谓不明显。据说,现在很多医生大力推崇支架手术,就是为了卖这个支架,光这个支架就要2万元多。原本医生说这个“简单的手术”只需要2.5万元,而到现在,我母亲的医疗费已高达12万元。我母亲辛苦一辈子,好不容易现在儿孙满堂,可以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哪知道原本非常轻微的病症,只是轻信了医生的话,却白白搭了一条命进去。医院本来应该是将治病救人置于首要位置,而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却把赚钱排在第一位,将治病救人排在最后,毫无医德。这样的医院,根本不是治病救人的医院,而是血淋淋的屠宰场,还散发着铜臭味;这样的医生,根本不是救人的白衣天使,而是手里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这样的医院,这样的医生,谋财害命,与那些杀人抢劫的犯罪分子有何区别?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狼!类似我们家的这种悲剧在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每天都在上演,过去的受害者们,迫于救济无门,迫于当时不够健全的法治环境,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放弃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我国社会发展进步到今天,社会主义民主法治不断进步,我们坚信,党和政府、人大、政协、司法部门一定会为我们做主!还我们家一个公道!我母亲宝贵的生命不会白白地被葬送!
天门东湖国际售楼时承诺,1号楼与2/3/4/5号楼之间的空地规划为绿化用地,并配发了效果图和规划图【规划许可证号:2014-天规(工程)-4239】,可是又将此地重复卖给维也纳酒店用作停车场,并用围栏圈起,严重损害了800多位业主合法权益。 2016年10月曾有业主到天门市委书记专版向规划局反映问题,规划局领导核实后回复如下(图1):“经查,东湖国际1号楼与2、3、4、5号楼之间的空地确实规划为绿化用地。目前,由于相邻的酒店还未竣工,此处暂时作为施工期间临时停车场。开发商承诺酒店竣工后及时按规划要求进行绿化建设。我局将加强督促,严格规划核实。与1号楼相邻的围墙已拆除,与第2、3、4、5号楼相邻的围墙由于部分业主出于小区安全考虑不同意拆除,故保留了下来。”
2017年5月东湖国际全体业主及业委会联名再次向天门市委反映问题,1号楼前垃圾成圾,蚊虫成群等问题,要求尽快建成1号楼与2/3/4/5号楼之间的绿化带及休闲场所,天门市委领导高度重视,并派房管局领导到现场核实,开发商称:“要等到工程完工后才建设1号楼前绿化带”,但是当时小区房子早就卖完了,至今一年多了天门市委,房管局对此事再没有下文.
1.小区现在大门不成型,车辆,行人通行等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2.更重要的是1号楼近200多业主收房二年多(2016年6月18日交房),1号楼整栋一直未通过验收,业主们全部住在危房中; 3.1号楼也未向国土资源局申请办理1号楼的不动产总登记; 4.开发商又将土地大证抵押给天门农商银行贷款,现在逾期了也不还,全体业主无法办理房产证; 5.现已将小区的主要绿化地重复卖给维也纳酒店,擅自修改规划图,改建成酒店大型停车场;
2018年10月天门市委责成开发商对酒店周边环境进行整治,开发商却违反天门规划局审批的规划图,擅改规划,违反对天门市委和房管局及全体业主承诺,正在加紧将小区大型绿化带改建成维也纳酒店酒店大型停车场(已卖给酒店).
东湖国际全体800多业主跪求天门市委吴书记及相关领导,派专人尽快到现场核实协调,严格按原规划图(图2)将1号楼前空地建设成小区绿化带(图3)等,避免造成业主集体上访事件发生,影响天门市形象.





正在努力加载...